海澤森

猛獸林立的年代——荔園動物園事件簿(三) [海澤森]

 

 

猛獸林立的年代——荔園動物園事件簿(三)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香港飼養猛獸的風氣,到了七十年代到達頂峰

 

70年代,猛獸林立!香港飼養猛獸的風氣,雖然早年已有,但論及品種及數量,始終是70年最為頂峰。

 

香港動植物公園,於1976年引入美洲豹,香港海洋公園前身:巴黎農場的兩種黑熊,也是70年代的著名猛獸。而擁有最多猛獸的荔園動物園,引入猛獸的情況從未間斷,例如非洲獅「力奇」及「美美」,便是1975年1月引入荔園的!

 

荔園動物園的猛獸,似乎多數來自馬戲團,或受過訓練。由於猛獸經過馴服後,有利於管理,就算過程多麼危險辛苦,也必須有人擔任。

 

關於這點,香港樹仁大學《仁聞報》,於2014年5月刊出一份人物專訪,便道出馴獸師的辛酸。受訪者蕭國威先生(人稱「威哥」),是香港首位華人馴獸師,他曾於沈常福馬戲團實習,期後到荔園動物園工作。

 

 

猛獸林立的年代——荔園動物園事件簿(三)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動物園為易於管理猛獸,多作出一定程度的訓練

(攝於廣州長隆野生動物園,2012年1月)

 

「老虎逃脫事件」

 

70年代,有兩宗轟動香港的荔園新聞,當中猛獸可謂相當不幸……

 

第一宗是「老虎逃脫」。時間是1974年12月。與數年前的「猴子傷人」事件,以及《香港成報網》提及過的「飛狐」逃脫相比,今次主角是具殺傷力的老虎,可謂事態嚴重!

 

這次越柙主角「虎王」,根據《明報》於同年12月10日的報導,「虎王」來自柬埔寨首都金邊,已住在荔園十五年。《香港成報網》於2010年同日資料顯示,「虎王」為雄性老虎,屬中印半島種。

 

猛獸林立的年代——荔園動物園事件簿(三)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於網上搜尋到的照片。那是香港《成報》刊出當天荔園老虎逃脫的報導

 

由於管理員忘記關閘,「虎王」在管理員協助修指甲後,突然跑出鐵閘外,在場的數十名遊客,均嚇得四散逃命,最後荔園只好報警處理。

 

前漁農署獸醫,於「虎王」進入箭豬籠後,一連向牠發射三支麻醉槍,最後「虎王」不支倒地,眾人立即送回籠裡。

 

可憐這三槍,卻奪去「虎王」的性命。

 

「大象落難記」

 

第二宗是「大象落難記」,時間是1975年8月。關於這事件,香港史專家吳昊先生,曾於網上放一系列懷舊照片,令我印象非常深刻……

 

猛獸林立的年代——荔園動物園事件簿(三)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香港史專家吳昊先生,曾上載大象落難香江的舊照片

 

一個來自泰國的「大象神技團」來港表演,於維多利亞公園附近演出,可惜反應未於理想,令大象與工作人員,無法儲備足夠旅費回國,被逼流落香港。

 

荔園在此事件上,亦有加以援手。大象團移師荔園表演,還將票價減半以吸引觀眾。上圖的照片,筆者估計可能是荔園附近早期的景象。

 

藉著荔園以及香港各界的捐助,經過兩個多月的折騰,大象與工作人員最終得以返回泰國,為這場「大象落難記」劃上句號。

 

後記

 

引入猛獸,可視為香港遊樂場競爭的典型例子。由於強大的對象:香港海洋公園出現,加速這種競爭氣氛,其他遊樂場也開始各出其謀應對,當時的荔園,選擇「引入猛獸」作為其中一種應對方法。

 

猛獸林立的年代——荔園動物園事件簿(三)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攝於香港海洋公園門外。它是昔日香港眾多遊樂場的競爭對手

(攝於2014年6月)

 

但這種方法畢竟有風險!問題出現後,要成功處理亦非事。從剛才介紹的兩宗事件上,筆者窺探到荔園動物園,在處理猛獸手法上的利與弊。

 

「老虎逃脫事件」,反映了園方在訓練員工上的不足。由於當時的香港法例,沒有明文規定園方必須加強員工訓練,園方難免會有所鬆懈,這事件值得令人反省。

 

「大象落難香港」,突顯了園方在照顧動物上的貢獻。作為大型動物收容所,荔園在這社會問題上,選擇加以援手,站在人道立場上,荔園此舉是值得一讚的!

 

猴子咬人的苦衷——荔園動物園的飼養史 [海澤森]

 

 

猴子咬人的苦衷——荔園動物園的飼養史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攝於「九華徑新邨」牌坊旁,身後便是荔園動物園的原址

 

前言

 

在現今「九華徑新邨」牌坊的對面,便是昔日荔園動物園的所在地。回想三十年前,從筆者所站在的位置看,荔園動物園的全景,是可以一覽無遺的,可惜如今已面目全非,眼前景物已由大廈豪宅所取代。

 

1960至70年代的荔園動物園,面貎究竟是如何的呢?又發生過甚麼事件呢?筆者翻查往昔剪報及網上文獻,總算找到一些零碎資料。在此作少許分享!

 

「萬牲園」的興建

 

從1963年5月的《星島日報》中,筆者發現了「萬牲園」的名字,並隱約見到入口的照片!兩天後,該報還刊出「萬牲園」的開幕啟事,並由當時荃灣理民府的韋忠信長官伉儷主持開幕儀式。

 

猴子咬人的苦衷——荔園動物園的飼養史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《星島日報》於1963年5月的「萬牲園」開幕啟示(紅圈部分) 

 

「萬牲園」應該就是荔園動物園的雛型,報章影印本雖然模糊,但從中可窺見呈圓弧形的正門,別具中國古典園林的氣息!筆者未能找到其他照片作對,但相信園內的獸籠分布及結構,已相當接近後期的規劃。

 

筆者認為,自從1961年,富商印德根先生購入荔園後,隨即來個大翻新,動物園部分也受到影響,經過50年代的成功試驗後,開始陸續引入更多動物以作招徠,於是「萬牲園」便在此情況下誔生了!

 

引入「金絲猴」?

 

在「獵奇文化」的推動下,荔園不時引入新動物入園展覽。筆者暫時得知,動物園當時已成功引入大象,揚子鱷,老虎,袋鼠,以及一些雜交而來的動物,例如「虎形豹」,「獅熊」等。但當中有一種動物,筆者較為關注!

 

筆者從長輩口中得知,荔園曾展出一種名為「金絲猴」的珍貴物種。不過筆者半信半疑,因為在1960年代,要展出中國極度珍貴的物種,絕非易事!就以大熊貓為例,香港最早展示大熊貓,也要等到1978年才出現。

 

直到筆者從《星島日報》1963年的報章中,看到一篇名為「獅猴」的文章(由筆名「璋父」所寫)後,才解開了謎團。原來長輩口中的「金絲猴」,並非指中國的「金絲猴」,而是原產南美洲,身型較細小的「金猴狨」。

 

猴子咬人的苦衷——荔園動物園的飼養史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香港海洋公園的川金絲猴(攝於2016年12月)

 

猴子咬人的苦衷——荔園動物園的飼養史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金獅狨,荔園於60年代曾作公開展覽

(攝於香港動植物公園,2014年6月) 

 

香港動植物公園也曾飼養金獅狨,可惜最後一頭已於2014年離世。而「金絲猴」,則是香港海洋公園的現有住客,最近(2017年4月),更傳出成功繁殖的新聞,成為公園一時佳話!

 

猴子傷人

 

1970年8月,荔園動物園發生一宗動物傷人的事件。

 

兩頭長尾猴(筆者按:有可能是指長尾獼猴),由於飼養員的疏忽,趁機逃脫並爬上樹頂,當時正在安裝新籠舍的員工,曾設法將猴子趕回籠內,只成功引領小猴子返回籠裡,另一頭已懷孕的雌猴,則不為所動繼續流連。

 

猴子咬人的苦衷——荔園動物園的飼養史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荔園當年所指的「長尾猴」,有可能是這種「長尾獼猴」

(攝於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,2016年11月)

 

後來雌猴被三個「飛仔」(即當時的「小流氓」)擲石戲弄,憤而從樹上撲下,咬傷三名無辜的劉姓姐弟,並跑往後山方向。其後有大批警員到場,設法捕捉不果,擾攘兩句鐘後,警員最終開槍將這雌猴擊斃。

 

雌猴傷人是有其苦衷的!若果牠不受「飛仔」挑釁,若果當時有人疏散遊客,及加派人手到場捕捉,雌猴也許可安全回到籠裡。但換另一角度看,這場悲劇,或許是經營者缺乏處理逃脫經驗所造成,試問又可以怪誰?

 

後記

 

筆者認為,動物園是有責任,確保動物及遊客的安全;動物園亦有義務,帶出良好公德心的訊息。以上「猴子傷人」事件,正好作為現今動物園管理的借鑑!

 

可惜荔園動物園並沒有從中汲取教訓!70年代後,還發生更嚴重的事件,下回待續!

從剪報中找線索——荔園動物園的飼養史(一) [海澤森]

 

 

從剪報中找線索——荔園動物園的飼養史(一)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網上留存的荔園遊樂園入口 

 

 

荔園,這個集「遊樂場」和「動物園」於一身的奇妙地方,對上世紀的香港人而言,可謂影響深遠。由1950年至1997年的數十載,荔園的存在,為港人帶來不少歡樂及回憶。

 

筆者也是一樣!自孩提時期,隨家人參觀當中的動物園後,便深受園內動物所吸入,從此堅定不移,踏上動物園研究,生態保育及教育之路。而有關荔園動物園的剪報,亦成為筆者日後搜集的目標之一。

 

適逢今年(2017年),是荔園結業後20週年紀念,筆者希望以數篇文章,將一直以來搜集得到的剪報,網上及書籍資料,加上個人對荔園動物園的見解,作一點小結,藉此表達筆者對荔園的緬懷及敬意。

 

興建動物園

 

1940年代末,二戰結束,香港社會逐漸恢復運作。當時來自上海的蕭姓商家,有見港人缺乏大型遊樂設施,故選址荔枝角海灣興建遊樂場,名為「荔枝園」(簡稱「荔園」),並於1949年4月16日正式開業,成為當時香港最大型的遊樂場。

 

從剪報中找線索——荔園動物園的飼養史(一)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網上找到的早期荔園入口

 

其實蕭姓商人早期已有意加建動物園,惟當時港英政府一直未能批地,這時候,同樣來自上海的商人印德根先生,邀請其合作開辦動物園,並已達成共識,最終成功於1952年10月25日,開放給巿民參觀。

 

網上資料顯示,原來香港於戰前,已有興建動物園:分別是跑馬地的「愉園」,西環「太白樓遊樂場」,北角英皇道的「名園」,以及南唐酒家的「天台遊樂場」。它們都有共通點,就是以私營性質運作,而且隸屬於遊樂場的一部分。而荔園亦參照這種格式,於戰後首度興建。

 

荔園的動物園,位置在「粵劇場」後花園的山溪旁,面積約10萬平方呎。《華僑日報》記載園內展示的動物品種。而《工商日報》更有金錢豹的照片刊出,並說明動物園屬試驗性質,由一名富經驗的法國馴獸師管理。

 

 

 當時的動物

 

《華僑日報》曾道出該園的展覽品種,大多源自越南。列出品種如下:「班(斑)虎,金錢豹,「馬來島熊」,大黑熊,南美狨,「白猿」,「各色麝貓」,鼬,「金鼠」,幼猴」等,以食肉動物品種較多。

 

筆者比對過網上資料,發現若干品種,與報章所寫的不盡相同,例如:班(斑)虎,被指為「虎貓」,「南美狨」卻寫作「絨羊」。筆者相信,網上資料應是由親身遊覽過的前輩所寫,並作出一些修改,只可惜缺乏相關的照片,難以鑒定實際飼養的品種。

 

從剪報中找線索——荔園動物園的飼養史(一)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 金錢豹在各地動物園均常見!早期的荔園也是一樣

(攝於廣州動物園,2016年11月)

 

當時大眾(包括報章),對動物生態認識畢竟有限,所描述的品種,可能與我們現今認知的有很大出入。那時的香港,是「獵奇文化」的年代,經營者不外乎想讓遊客大開眼界,至於園內的動物是甚麼品種,生態習性如何,根本毋須過分執著。

 

由於屬試驗性質,荔園早期的動物園仍未成形,故仍未有我們所熟知的眾多大型動物,這情況直到六十年代才開始改變。由於荔園生意開始下滑,業務期後轉交印德根先生接手,隨即來個大改革,也變得更具規模。究竟有何改變?下回待續。

比烏龜還要慢——深居簡出的「紅豬鼻」[海澤森]

 

 

比烏龜還要慢——深居簡出的「紅豬鼻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老盾臂龜伏在電熱管下休養生息

 

前言

 

「果然是寒風刺骨的一天呢!」老盾臂龜伏在電熱管下休養生息,腦海不斷地沉思著。

 

儘管老盾臂龜已是年資最高的,面對香港的寒冷天氣,牠依舊是無法適應!

 

遊人見狀,也不禁加以嘲諷:認為老盾臂龜行動已夠緩慢,氣溫驟降後還變懶惰了!但遊人又怎會知道,牠的鄰居中,還有行動更為緩慢的住客?只是平日牠們深居簡出,遊客不易發現罷了!

 

上午九點正,我背負沉重的相機鏡頭,到達香港動植物公園的「獸籠」範圍。

 

「紅豬鼻」的真身

 

遊客一直有種錯覺,認為香港動植物公園,只是單純飼養猿猴類而已,並無其他特色動物。事實上,公園內還有鮮為人知的收藏:例如一種毛茸茸,灰頭土臉的「紅豬鼻」——正名是「霍氏樹懶」(Choloepus hoffmanni)!

 

比烏龜還要慢——深居簡出的「紅豬鼻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2002年2月17日的《明報》,樹懶被採用為報紙封面,照片中可見其「紅豬鼻」

 

與老盾臂龜一樣,霍氏樹懶也是公園內的老臣子,自90年代已開始入住。「霍氏」者,是紀念一名德國醫生兼自然學家霍夫曼先生(Karl Hoffmann,1923-1859),他在1853年,遠赴哥斯達黎加採集自然標本,「紅豬鼻」也是其中之一。

 

霍氏樹懶深居簡出,觀察牠們並不容易,如要一睹其真貎,最好選擇清早或黃昏,那是牠們的進食時間。

 

比烏龜還要慢——深居簡出的「紅豬鼻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霍氏樹懶於黃昏時份進食

 

過往,樹懶的居所,還飼養了松鼠及2種刺豚鼠,藉此突顯熱帶雨林的多樣化,無奈時移世易,公園的保育熱誠已開始褪色,現時樹懶的同伴,是經常與之爭食,等待新籠舍建成而暫居,態度囂張的領狐猴。

 

比烏龜還要慢——深居簡出的「紅豬鼻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於樹懶籠舍旁拍照

 

比烏龜還要慢——深居簡出的「紅豬鼻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經常與樹懶爭食的領狐猴

 

很多遊客誤會,以為牠是小猴子,以為牠是大猩猩,以為牠是某一種靈長類。其實,牠是一種名為「貧齒目」的哺乳動物。

 

比烏龜還要慢——深居簡出的「紅豬鼻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霍氏樹懶的簡介牌:有列明牠是貧齒目的成員

 

「有胎盤類」是哺乳動物中最高等的,內裡還可分不同的演化層次!當中就以靈長目最為高等,貧齒目(現在稱為「貧齒總目」),則是有胎盤類中最低等的。

 

比烏龜還要慢——深居簡出的「紅豬鼻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紅毛猩猩是該園的靈長類中最高等的

(攝於2014年12月,由飼養員抱起)

 

為何說樹懶是最低等的?大家不妨觀察其進食過程吧!原來,一般哺乳動物具備完整的牙齒,樹懶的牙齒卻沒有琺瑯質,如像脫了牙的老伯,切割食物主要用嘴唇進行。

 

牠們真的懶惰?

 

「紅豬鼻」終於現身了!牠經常倒轉身子,緩慢地進食,而且一直逗留高處,只有在便溺時間,才緩慢地爬落地面解決。樹懶,果然是樹上的「懶」傢伙,真的「懶」得淋漓盡致!

 

比烏龜還要慢——深居簡出的「紅豬鼻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霍氏樹懶經常倒轉身子

比烏龜還要慢——深居簡出的「紅豬鼻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霍氏樹懶緩慢地進食

 

 

雖然樹懶動作比烏龜慢,但筆者曾見過以下景象:在大雨淋漓下,霍氏樹懶以極快的速度,在籠舍內四處攀爬,讓雨水隨意任打,還看似樂在其中呢?!

 

比烏龜還要慢——深居簡出的「紅豬鼻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下雨期間,霍氏樹懶以極快速度,於籠舍內四處攀爬

 

我方才察覺,原來樹懶的「慢」,只不過為了節省能量,假如牠們不幸遇上天敵(例如美洲豹),牠們不是迅速逃走,便肯定會垂死掙扎,怎可能一直「慢」下去呢!

 

後記

 

我認為,霍氏樹懶是香港動植物公園內,最值得觀賞的動物之一。

 

有港人認為,於2013年7月開幕,海洋公園的「熱帶雨林天地」,也不是同樣飼養樹懶嗎?其實海洋公園飼養的,名為兩趾樹懶,是霍氏樹懶的近親。只要細心比對一下,便可發現兩者體毛,鼻子顏色也不盡相同,而牠們的脊椎骨結構上,亦有些許差異。

 

比烏龜還要慢——深居簡出的「紅豬鼻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香港海洋公園所養的二趾樹懶

 

論速度,霍氏樹懶與速度敏捷的狐獴,呈強烈對比;論演化,霍氏樹懶與高度演化的紅毛猩猩,有天壤之別。我不期然地想:如果以牠們作為比較,並套用在生態教育上,也許能引發遊客的注意,從而關注熱帶雨林的保育呢?!

 

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」博客內的全部文章,除標明「轉載」外者均為原創。

 歡迎引用,轉載請保留本博客名稱及鏈結:http://probophilic.blog.163.com/

同是天涯淪落客——被淡忘的保育成就 [海澤森]

 

前言

 

同是天涯淪落客——被淡忘的保育成就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鳥籠內,馬來孔雀雉來回踱步

 

在人流稀少的鳥籠內,馬來孔雀雉(Polyplectron malacense)來回踱步。他,似乎對窗外的近親:羅氏孔雀雉若有所思。

 

同是天涯淪落客,自失去女伴以後,慨嘆只能與性格不合的同房,共處一室。

 

同是天涯淪落客——被淡忘的保育成就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鳥籠內,氏孔雀雉步履闌珊

 

在人流稀少的鳥籠內,羅氏孔雀雉(Polyplectron inopinatum)步履闌珊。他,似乎對窗外的近親:馬來孔雀雉漠不關心。

 

同是天涯淪落客,自失去女伴以後,慨嘆只能與產地不同的住戶,共處一室。

 

加入「剩」男行列

 

2003年禽流感肆虐,香港的觀鳥園大受影響。香港動植物公園首當其衝,原有的鳥籠也要重新規劃,搖身一變改由紅磚黑網組成,排列有序的小型單位。

 

同是天涯淪落客——被淡忘的保育成就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筆者於鳥籠外拍照

同是天涯淪落客——被淡忘的保育成就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公園昔日鳥籠照片,張貼於公園獸籠旁邊的隧道

 

昔日的空間感不再復見,與麻雀爭食的景象不再復見,遊客聚集觀賞且指手劃腳的情景不再復見。

 

而這兩位「天涯淪落客」,也不知何時加入「剩」男行列。先是羨慕,繼而妒忌,最後冷眼旁觀同房的一對白鷴(Lophura nycthemera,鷴:粵音「閑」),心裡咕嚕著:「有美女相伴很了不起嗎?」

 

同是天涯淪落客——被淡忘的保育成就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白鷴,在動植物公園內,經常成雙成對

 

孔雀雉:「孔雀」+「雉」?

 

孔雀雉(Peacock-pheasant),其實並非「孔雀」與「雉」(雉:粵音「字」)的混合,乃是雞形目的成員。其醒目之處,在於灰褐色的羽毛上,披有綠中帶藍,分布平均的眼斑(ocellis),更有難以窺見的「開屏」情況,這與真正的孔雀頗相似。

 

同是天涯淪落客——被淡忘的保育成就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馬來孔雀雉全身。可見其羽毛上,長有分布平均的眼斑

同是天涯淪落客——被淡忘的保育成就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藍孔雀尾羽的眼斑,與孔雀雉的羽毛頗相似

(攝於南非,2011年11月)

 

孔雀雉,一共8種,是熱帶亞洲森林的特產,全屬瀕危鳥種。馬來孔雀雉頭飾新潮,分布較廣泛,在泰國以至馬來群島都有分布。羅氏孔雀雉相對平庸,卻是特有種,只在馬來群島見其蹤影。

 

孔雀雉,由於性情害羞,常深居簡出,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。可惜!森林因開發而大受破壞,就連牠們亦殃及池魚,逐漸步向滅絕邊緣,動物園界不得不設立繁殖計劃,以延續其族群。

 

同是天涯淪落客——被淡忘的保育成就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婆羅洲也是孔雀雉的產地,森林開發直接影響孔雀雉的族群數量

(攝於婆羅洲,2016年3月)

 

香港的保育成就

 

在其他地方的動物園,我暫未見有飼養孔雀雉的場所,反而得知香港動植物公園,在80年代早期,一口氣飼養全數8種孔雀雉,成為一大亮點。

 

香港動植物公園,並非單純收藏牠們便了事!該園最偉大的保育成就,莫過於成功繁殖這種鳥類,這亦是全球首宗個案,掀起一時佳話。

 

無奈地,現今公園的保育光環經已褪色,就連這保育成就亦被人淡忘。孔雀雉,也因為聲線不夠討好,經常被公園附近的民居投訴,其繁殖計劃也被迫中止,原有的8種,已大幅減為2種;原有的雌雄組合,自從雌鳥逝世後便不再引入,變成全園「剩」男局面。

 

同是天涯淪落客——被淡忘的保育成就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羅氏孔雀雉全身。公園曾收藏全數8種孔雀雉

 

後記

 

香港不乏觀鳥園,鳥類品種也較多元化,但唯有香港動植物公園,才可觀賞到「孔雀雉」這種瀕危鳥類,這亦是香港鮮為人知的動物園特色。

 

我不期然地想:既然公園曾有此保育成就,為何只懂得固步自封呢?與其等待遭受淘汰,倒不如從動物福利,以至教育方面入手,繼續推動公園前進,豈非更好的選擇嗎?

 

同是天涯淪落客——被淡忘的保育成就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過於簡化的鳥類介紹牌,未能突出公園的教育效果

 

雞年將至,我極力建議遊客如入園參觀,最好擠出一點時間,為這兩位「天涯淪落客」拍照留影,假若他們不幸成為公園歷史,也可翻開照片以作緬懷。

「丁滿」現身——動植物公園新寵兒 [海澤森]

 

 

「丁滿」現身——動植物公園新寵兒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到達藍色路牌,表示香港動植物公園,已是近在咫尺

 

前言

 

我背上沉重的相機器材,再沿山路漫步而上,喘氣自然是意料中事。但要前往香港動植物公園(以下簡稱「公園」),這也是無法避免的!我知道,只要到達藍色路牌,亦即表示公園已近在咫尺,便是鬆一口氣的時候了!

 

我個人認為,公園吸引力稍遜的原因,與其地理位置有關。由於公園依山而建,加上直達公園的交通不多,難免會令人卻步。另外,由於公園面積細小,加上搜集品種也太單調化(就以哺乳類為例,似乎只集中於靈長目),也逐漸被遊客漠視。

 

不過今次有點不同,因為公園最近引入一對新寵兒,令人有煥然一新的感覺……

 

「丁滿」的原型:狐獴

 

為免阻礙教師帶領學生,我繞道而行,改往園區的其他景區參觀。途中,赫然發現「狐獴之家」的指示牌,立即「極速」沿指示牌方向趕去。

 

「丁滿」現身——動植物公園新寵兒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「狐獴之家」指示牌

 

狐獴,對看過迪士尼動畫《獅子王》(The Lion King)的人士來說,應該不感到陌生。沒錯!牠就是當中要角「丁滿」的原型。但狐獴究竟是甚麼動物呢?

 

「丁滿」現身——動植物公園新寵兒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香港動植物公園的新寵兒:狐獴

 

「丁滿」現身——動植物公園新寵兒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迪士尼動畫中的「丁滿」,原型就是狐獴

(攝於香港迪士尼樂園,2012年12月)

 

「食肉動物」(Carnivore),或許在市民心目中,只限於貓狗等寵物,或者是獅虎等猛獸。其實在現存的食肉動物中,也不乏一些小型品種呢!

 

我的啟蒙書:《The Velvet Claw: A Natural History Of The Carnivores》,作者大衛· 麥當勞(David Macdonald),便詳細介紹食肉動物的現存種類,以及牠們的演化史。鉅細無遺,看得令人津津有味!書中對狐獴的生態,亦有加以描述!

 

「丁滿」現身——動植物公園新寵兒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我的啟蒙書:《The Velvet Claw: A Natural History Of The Carnivores》

 

狐獴,由於形態似貓,故又名「貓鼬」,是日間出沒,嬌小玲瓏的食肉動物;狐獴,由於身手敏捷,愛攀山越嶺,是昆蟲蜥蝪,乃至蛇鼠的致命天敵。

 

昔日的「爬蟲館」

 

「狐獴之家」的位置,正是公園昔日的「爬蟲館」。

 

1993年,公園曾另闢一地,建設一間「爬蟲館」,提供揚子鱷及緬甸蟒蛇居住,曾吸引不少遊客前來參觀。近年,「爬蟲館」經過一輪修葺,已重鋪沙地,加建枯枝岩石,成為「狐獴之家」的所在地了!

 

儘管飼養物種已改變,但「狐獴之家」仍保留一些「爬蟲館」原有設計:例如電熱管,岩石,高低凹陷的地形等。設計者的設計,其實是考慮到狐獴的活躍特性,故作出部分修改。

 

「丁滿」現身——動植物公園新寵兒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經過一輪修葺,「爬蟲館」已改為「狐獴之家」

 

盡責稱職的保安

 

眼前這對狐獴小姐,絕對是盡責稱職的保安。她們經常站崗,聚精會神監察,但不消一會,她們已跑往另一角,不是攀岩便是掘地,自得其樂!

 

「丁滿」現身——動植物公園新寵兒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狐獴經常站崗,聚精會神監察

「丁滿」現身——動植物公園新寵兒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不消一會,便跑到另一角,進行掘地工程

 

原來她們在原產地非洲,隨時面對鷹,鵰一類猛禽的突襲,故此嚴加提防,若察覺危險,便會立即尖叫,通知同伴離場,或者挖地避開!這些「居安思危」的看家本領,實在值得現今保安業界借鏡呢!

 

公園的改革

 

自從2015年,報紙刊登公園改革的消息後,便一直成為我關注的焦點,滿心期待公園日後的新措施。

 

引進「丁滿」,相信就是公園其中一項改革。此外公園還加設一些特色指示牌,介紹鄰近香港公園的前往路線。而公園有若干獸籠,亦已展開重建工程,有望改善動物的居住環境,也為遊客帶來全新景觀!

 

「丁滿」現身——動植物公園新寵兒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公園加設特色指示牌,介紹鄰近香港公園的前往路線

「丁滿」現身——動植物公園新寵兒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公園若干獸籠,已進行重建工程

 

以上幾點讓我窺探出,這香港最古老的公園,對保育及教育方面所作的決心。或許有一天,公園遊人如鰂的景象,有機會重臨香港,市民大可拭目以待。

 

 

一睹「西域雄獅」的風采——荔園轟動一時的新聞 [海澤森]

 

 

一睹「西域雄獅」的風采——荔園轟動一時的新聞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 美洲獅從洞穴中出來,對獸籠外的遊客遙遙在望

 

平日深居簡出,表現懶散的美洲獅(Puma concolor),今次從洞穴中走出來,對獸籠外的遊客遙遙在望。

 

或許是遊人突然增多吧?!令牠從睡夢之中驚醒。真不愧為「西域雄獅」,面對眾多遊客仍處變不變,果然有著大將之風呢!

 

我身處的位置,是台北市立動物園的「溫帶動物區」,是我留連最久的動物展區之一。該區的動物實在令人著迷,除了美洲獅外,褐狐猴,駿犎牛,蒙古野馬,馬來長吻鱷等,亦是該區極受遊客歡迎的物種。

 

一睹「西域雄獅」的風采——荔園轟動一時的新聞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美洲獅,的確吸引眾多遊客參觀

 

美洲獅,早期的確令我很疑惑:說牠是「獅」?但不見頭上鬃毛;說牠是「豹」?卻沒有黑色豹斑;說牠是「山貓」?又沒有想像般幼小。究竟牠的真身是甚麼呢?

 

不容少覷的「貓」

 

現時科學界,將貓科動物分開兩大族群:「豹屬」和「貓屬」。

 

「豹屬」的成員,是指身型較大,瞳孔呈圓形地放大縮小,能吼叫的貓科。大如西伯利亞虎,小如雲豹,都是「豹屬」的成員。

 

一睹「西域雄獅」的風采——荔園轟動一時的新聞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西伯利亞虎,又名東北虎,是「豹屬」的成員

(攝於廣州動物園,2014年2月)

 

「貓屬」的成員,是指身型較小,瞳孔呈線形地放大縮小,不能吼叫的貓科。各式各樣的家貓以及山貓,都是「貓屬」的成員。

 

一睹「西域雄獅」的風采——荔園轟動一時的新聞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南非有不少「貓屬」的成員,例如這隻「獰貓」的標本

(攝於南非,2011年11月)

 

至於美洲獅,牠被歸類為「貓屬」成員,而且是該屬之中最大者!也許牠一如獅子般強悍,加上體色也是金黃色,後人才冠以「獅」之名吧!

 

一睹「西域雄獅」的風采——荔園轟動一時的新聞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非洲雌獅的標本,其金黃色的體毛,與美洲獅有分相似

(攝於南非,2011年11月)

 

在西半球的猛獸中,美洲獅是分布最廣泛的,也是跳躍力最強的,個子雖小,卻有瞬間擊倒大麋鹿的實力!難怪坊間運動用品供應商,也以牠作為品牌!故此我認為,儘管牠只是「貓」而不是「豹」,也是不容少覷的!

 

轟動一時的新聞

 

我對美洲獅的最早認識,始於荔園動物園。

 

1981年,荔園動物園從日本引入一對美洲獅,與非洲獅並鄰而居。由於當時動物園教育風氣仍未盛行,很多遊客只是走馬看花式觀賞,對牠的認識仍相當有限。

 

一睹「西域雄獅」的風采——荔園轟動一時的新聞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荔園動物園的美洲獅「咪咪」(來自「天天日報」剪報,1989年11月22日)

 

直到荔園的一次失誤,令牠成為轟動一時的新聞焦點。

 

1989年11月22日,一頭美洲獅「咪咪」,乘管理員入籠運往食物時,抓傷管理員並奪門而逃,令荔園一度封鎖。期間,「咪咪」一度被園中的狼狗追趕,最後被前漁農處的職員,用麻煩槍將其制服。

 

一睹「西域雄獅」的風采——荔園轟動一時的新聞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筆者的剪報(來自「天天日報」,剪報日期:1989年11月23日)

 

事實上,該名倒霉的姓管理員,已是第二次中招!因為在同年7月11日,他在同一籠舍打理時,亦被「咪咪」抓傷過,更被現已結業的「天天日報」刊登過,沒料到相隔五個月,該管理員重蹈覆轍,成為「咪咪」的攻擊對象。

 

一睹「西域雄獅」的風采——荔園轟動一時的新聞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筆者的剪報(來自「天天日報」,剪報日期為1989年7月12日)

 

至於「咪咪」的命運如何呢?已無從稽考了!但近年從網上找到的舊照片,卻令我若有所思……

 

一睹「西域雄獅」的風采——荔園轟動一時的新聞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這張網上照片,攝於香港動植物公園,牠會否就是「咪咪」呢?

 

相片中的動物,是一頭美洲獅,拍攝時間大概是90年代早期,地點是香港動植物公園,籠舍位置應是現今「教育及展覽中心」的對面。

 

由於坊間一本關於香港掌故的書,曾提及該公園飼養美洲獅的記錄。加上拍攝時間與荔園事件相近,我不期然地想:牠會否就是「咪咪」?會否是後期荔園將這惹事生非的傢伙,轉贈動植物公園,期後再轉送到其他地方呢?認真耐人尋味。

 

保持安靜

 

美洲獅攀上岩石,繼續注視籠舍外的遊客。

 

遊客並沒有因為牠的靜止而離開,反而逗留籠舍之外高談闊論。我靜心留意牠的舉動,憶昔荔園往昔的新聞時,也漸漸感受到,美洲獅其實頗討厭嘈雜的聲音!

 

一睹「西域雄獅」的風采——荔園轟動一時的新聞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美洲獅攀上岩石,繼續注視籠舍外的遊客

 

進入動物園參觀,遊客理應時刻保持安靜,尤其是身為家長的,培養小朋友尊重動物,引導小朋友欣賞動物,也是責無旁貸的!

 

而作為教育及保育的重鎮,動物園方面其實也可花多一點心思!例如設計和張貼「保持安靜」的有趣標語,甚至日後考慮開設導賞服務,藉此提高遊客的文化水平。

 

希望下次參觀時,可再次欣賞到這位「西域雄獅」的風采吧!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

 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攝於塔賓River Lodge附近

 

前言

 

曾有觀鳥界的友人建議,如要享受觀鳥的樂趣,最佳時段是上午六時至八時,因為正是雀鳥出外覓食之時。

 

故此,在逗留塔賓的日子,每天我都會準時五點起床,五點半與團友會合,為「清晨觀鳥活動」作好準備。

 

然而,我沒有鬧鐘在身,當地亦沒提供報時服務,究竟我是如何準時起床呢?原來在該保護區內,有一個準碓無誤的「自然鈴聲」……

 

自然鈴聲的來源

 

「自然鈴聲」的位置,位於River Lodge旁的樹林一帶。

 

我們徒步搜索鳥蹤,除了猛禽,犀鳥外,也發現不少特色的雀鳥。例如有「樹林醫生」之稱的啄木鳥,就是我少數能成功拍攝的鳥種!

 

對我來說,「啄木鳥」三個字,只是童話書中聽過的角色,卻從未見過真身,如今不單有所發現,還分別見到兩個不同品種,感覺非常難得!

 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灰黃啄木鳥正在啄食毛蟲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栗啄木鳥正在建巢

 

我們繞過較茂密的樹林區,路旁大樹突然受猛力搖動,我們立即抬頭仰望,終於見到鈴聲的來源:活躍好動的灰長臂猿,婆羅洲特有的靈長類。

 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灰長臂猿,婆羅洲特有物種

 

「雜技家」與「播種者」

 

長臂猿,是動物園相當受歡迎的角色。我對牠們的認識,也是始於動物園裡。

 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攝於香港動植物公園,背景是長臂猿籠舍

 

香港動植物公園,分別飼養兩種長臂猿:「紅頰黑猿」和「合趾猿」(又名「大長臂猿」);在廣州的長隆野生動物園,還飼養一種「銀白長臂猿」。牠們不論在體型上,體色上都各有差異。

 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進食中的紅頰黑猿(攝於香港動植物公園)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昏昏欲睡的合趾猿(攝於香港動植物公園)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歇息中的銀白長臂猿(攝於長隆野生動物園)

 

在婆羅洲,這種灰長臂猿,卻是近年被科學界區別,成為獨有物種。牠也是我迄今為止,親眼所見的第四種長臂猿。

 

牠們是一流的雜技家。藉著「躍臂運動」,快速穿梭於樹林之間,甚至有躍身捕捉飛鳥的傳聞!牠們亦是重要的傳種者。與當地的犀鳥一樣,以採食果實(尤其是榕屬植物)為主,為恢復森林生境帶來貢獻。

 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灰長臂猿是一流的雜技家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藉著「躍臂運動」,灰長臂猿能快速穿梭於樹林之間

 

中國文化中的長臂猿

 

「牠們再次嚎叫了!」儘管樹葉遮蔽了牠們的表情,卻無法阻擋其高頻率,具震撼性的嚎叫,也讓我憶起「兩岸猿聲啼不絕」這句,彷彿體會到「詩仙」李白的心情。

 

中國文化不乏對長臂猿的描述,這在詩詞歌賦,以及一些古畫中呈現出來。自問才疏學淺,除了「詩仙」李白外,我只聽過「詩聖」杜甫的「風急天高猿嘯哀」一句。兩者所指的「猿」,其實就是長臂猿!

 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代古畫中的長臂猿,畫家為易元吉(圖片來源:「維基百科」英文版)

 

而這些著作的背後,還隱約帶出一個訊息:長臂猿在中國,過去的分布可能更為廣闊,就連著名的詩人也可觀賞,借題發揮留下千古絕唱!

 

後記

 

可能有人認為,這種「自然鈴聲」,猶如「鬼哭神嚎」,令人卻步,我倒認為這是「天籟之音」,是自然界對我們的歡迎詞!

 

只是這種鈴聲,隨時有終止的可能!

 

人類不斷破壞及消耗森林,還活捉長臂猿作非法貿易,令牠們數量銳減。從嘉道理農場的研究得知,全世界最罕有的靈長類:海南長臂猿,現存更只有13隻!這反映一個現實:長臂猿的生死存亡,就在我們一念之間!

 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在嘉道理農場的介紹板中,有海南長臂猿的照片 

 

今次旅程,單是長臂猿的出現,已令我感觸良多!究竟我們可做點甚麼,才令這種「自然鈴聲」可持續下去呢?

對「佳佳」的一點敬意——回顧香港的熊貓飼養史 [海澤森]

 

 

對「佳佳」的一點敬意——回顧香港的熊貓飼養史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大熊貓「佳佳」與世長辭的消息,令人傷心惋惜

 

前言

 

2016年10月16日,驚聞大熊貓「佳佳」與世長辭的消息,令人傷心惋惜。

 

這位被譽為「全球最長壽的圈養大熊貓」,原來已有38歲高齡了 (相當於人類的114歲!)。自從牠與較年輕的大熊貓「安安」,移居香港海洋公園後,便成為人入園的探訪對象,也成為人美好的集體回憶。

 

對「佳佳」的一點敬意——回顧香港的熊貓飼養史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大熊貓趣味的進食形態,的確惹人憐愛

 

大熊貓並非我最深愛的動物,但無可否認,其黑白混合的體色,肥嘟嘟的樣貌,趣味的進食形態,的確惹人憐愛,加上牠只分佈於中國四川一帶,極富代表性,難怪外國其他動物園,也有意引入飼養吧?!

 

香港的飼養史

 

不像其他城市,香港在殖民地時期,只有短暫的飼養記錄,直到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後,才開始有長期的大熊貓展出。也許趁現在作一點回顧吧:

 

香港首次公開展覽大熊貓,是1978年12月9日,當時來自廣州動物園的大熊貓「寶玲」及「寶莉」,暫居在海洋公園特設的冷氣房間「大熊貓展覽」內,為期三個月。

 

對「佳佳」的一點敬意——回顧香港的熊貓飼養史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香港首次展出大熊貓,當時香港報章亦有記載

 

1984年12月21日,海洋公園再有兩頭大熊貓展出。來自福州市動物園的「青青」及「濤濤」,而今次留港時間更久,直到1985年4月底。

 

該兩次展出大熊貓的地方,同樣是香港海洋公園,同樣是12月份開始,正值聖誕節至農曆新年時份,相信園方是考慮到申請須時,以及冬季氣溫較適合運往等原因。觀賞大熊貓亦成為當時香港人,放長假時的一個遊園的選擇。

 

飼養大熊貓的水族館

 

1999年5月18日,「香港賽馬會大熊貓園」開幕,兩隻來自臥龍自然保護區的大熊貓「安安」及「佳佳」,正式與港人見面。其實展館未建成之前,牠們的見報率已相當高,我不時發現牠們的最新資訊。

 

對「佳佳」的一點敬意——回顧香港的熊貓飼養史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由展館建築至開幕期間,香港不少報章也大肆報導大熊貓的近況

 

2009年4月30日,「大熊貓之旅」開幕。它是「亞洲動物天地」的旗艦展館,新引入的大熊貓「樂樂」及「盈盈」,正是該展館的住客。除了他們外,展館內亦有其他動物如揚子鱷,小熊貓,小爪水獺等。

 

對「佳佳」的一點敬意——回顧香港的熊貓飼養史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海澤森攝於「大熊貓之旅」入口

(攝於2014年6月)

 

而「香港賽馬會大熊貓園」,亦於2012年4月2日起,改名為「四川奇珍館」,「安安」及「佳佳」,亦與後期引入的川金絲猴一同生活。

 

對「佳佳」的一點敬意——回顧香港的熊貓飼養史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攝於「四川奇珍館」入口

(攝於2015年6月)

 

 全球不少水族館,飼養品種主要以海洋動物,極地動物為主,而香港海洋公園,卻是一間擁有大熊貓的水族館,這反而帶出公園的特色。

 

後記

 

有人認為,困養大熊貓畢竟令牠們失去自由,「佳佳」的離世可能是一種解脫。這點我可以理解,如要觀賞野生動物,理應是親身遠赴原產地,親身接觸牠們,才可看見牠們野性的一面,才可感受牠們現存的威脅。

 

但我們亦必須明白,香港人生活緊張,並非每個人都可抽身遠赴四川,接觸真正的大熊貓。而香港海洋公園,就是提供親近大熊貓的平台。如要引發市民的環保意識,透過親身接觸是重要的一環,如再配合園方後期的教育推廣,才可做到預期效果。

 

對「佳佳」的一點敬意——回顧香港的熊貓飼養史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如要引發市民的環保意識,透過親身接觸是重要的一環

 

再從大熊貓的角度看,最近牠們在瀕危公約的等級,雖然已下調至「易危」階段,但不代表牠們的危機已解除!牠們在自然界,仍受到氣候改變,棲地萎縮,人為偷獵,繁殖力弱等威脅。如果沒有飼養大熊貓的場所,沒有人類從旁協助,大熊貓仍有可能絕種。牠們一旦滅絕,將會是生態上,文化上的一大損失!

 

對「佳佳」的一點敬意——回顧香港的熊貓飼養史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大熊貓一旦絕種,將會是生態上,文化上的一大損失

 

最後,我僅以這篇拙文,為這位高齡大熊貓「佳佳」,作一點敬意!

披上盔甲的武士——外型趣怪的無「齒」之徒 [海澤森]

 

今年9月,於南非舉行的《瀕危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》(CITES)締約國會議上,宣佈將某類家喻戶曉的動物,列入最瀕危的「CITES1」,禁止一切商業貿易。

 

披上盔甲的武士——外型趣怪的無「齒」之徒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外型趣怪的無「齒」之徒

 

該動物長有利爪,全身披上銀色的鱗片,如披上盔甲的武士。牠既非魚類,也非爬行類,而是與我們一樣,是不折不扣的哺乳類。

 

牠究竟是誰?就是經常視作中藥看待,外型趣怪的無「齒」之徒:穿山甲。

 

 

 

穿山甲,是香港以至亞洲區,最原始的哺乳動物。由於披上鱗片,古人常將牠聯想到魚類,故把牠稱為「鯪鯉」,又將牠歸類為爬行類,與蛇,蜥蜴混為一談。

 

披上盔甲的武士——外型趣怪的無「齒」之徒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古人常將穿山甲,當作魚類或是爬行類

披上盔甲的武士——外型趣怪的無「齒」之徒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香港海洋公園的二趾樹懶。科學界早期將穿山甲與牠歸成一類

 

穿山甲,被冠以「無齒」之名,是因為牠與樹懶,食蟻獸一樣,同樣欠缺真正的牙齒,故科學界早期將之歸類為貧齒目,近代才自成一科,成為鱗甲目的成員。

 

穿山甲,是亞洲區的食蟻代表,經常挖泥及搜查蟻穴,擔當滅蟲工作。牠絕對是優良的生態滅蟲者,過程中只用具黏性的舌頭處理,毋須使用化學藥物,肯定不會污染環境!

 

穿山甲,英語「pangolin」來自馬來語,為「可以捲縮的動物」。面對自然界不少天敵,為求自保,務必卷曲身體,保護脆弱的肚皮免受致命攻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披上盔甲的武士——外型趣怪的無「齒」之徒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嘉道理農場介紹穿山甲的攤位。海澤森手持穿山甲的頭骨

披上盔甲的武士——外型趣怪的無「齒」之徒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香港動植物公園的穿山甲標本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穿山甲,極度罕有,晝伏夜出,飼養困難。如要一睹「無齒之徒」的風采,在香港,只有嘉道理農場和動植物公園,才可見到穿山甲的模型或標本。如要觀賞活生生的穿山甲,也得走往台北一趟!

 

「真正的接觸」

 

憶昔在台北市立動物園裡,有一條名為「保育廊道」的展區,那是我生平以來,首次接觸無「齒」之徒的地方。

 

披上盔甲的武士——外型趣怪的無「齒」之徒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穿山甲背起幼體的模型

披上盔甲的武士——外型趣怪的無「齒」之徒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

 

甫入展區,可見兩副栩栩如生的模型,分別掛於假山和假樹上,以突顯其生態習性。當中背起幼體的模型,看罷一念閃過:原來該園曾成功繁殖穿山甲,成為動物園界一時佳話!

 

展區另外設有介紹牌,圖文並茂,旁邊用圓形膠箱盛載一頭已去世的個體,讓遊客清晰看見輪廓之餘,甚至讓遊客觸摸一下,來個「真正的接觸」。

 

披上盔甲的武士——外型趣怪的無「齒」之徒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

披上盔甲的武士——外型趣怪的無「齒」之徒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

 

經一輪修葺後,遊客可透過玻璃片,窺看穿山甲洞穴的情況。可惜受反光影響,我只能隱約窺探到牠的睡姿。

 

披上盔甲的武士——外型趣怪的無「齒」之徒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

 

後記

 

禁止貿易消息一出,內心悲喜交集。

 

對這種家喻戶曉的動物而言,固然有助日後保育工作,但同時反映出牠們的數量,可能已到了岌岌可危的水平。

 

尤其在一次郊遊活動中,我遇到來自英國的登山客,她娓娓道出穿山甲有趣之處時,我竟有一刻是難以啟齒!難以啟齒的原因,是我們擁有這種極具魅力的動物,甚至吸引外國人慕名而來,而我們卻無法保證牠們存活下去!

 

披上盔甲的武士——外型趣怪的無「齒」之徒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穿山甲的鱗片,至今仍被視作中藥

 

至今,中藥效用的迷思從未間斷,有待改善的狩獵文化仍然繼續。如果我們任由置之不理,失去這種寶貴的「無齒之徒」,將會是亞洲人的一大損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