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澤森

爬行類界的「犀牛」——參觀「兩棲爬蟲動物館」 [海澤森]

 

 

爬行類界的「犀牛」——參觀「兩棲爬蟲動物館」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亞達伯拉象龜努力攀爬

 

前言

 

儘管吃力非常,亞達伯拉象龜(Geochelone gigantea)仍努力不懈,使勁地攀登岩石。

 

牠的表現,隨即引起遊客的注意,前往籠舍外細心觀賞。看牠動作有點笨拙,如像無助的老人,我倒想過上前扶牠一把,當然我明白這是不可能的!

 

牠的表現,同時讓我喚醒一件事:切記參觀附近的「兩棲爬蟲動物館」,看看牠們現存的同類。

 

「兩棲爬蟲動物館」

 

除了令人嚮往的野生動物,台北市立動物園還有一些展館,同樣具有吸引力。

 

但是,參觀展館也得配合時間:例如園內的「教育中心」及「大貓熊館」,是每月某個特定週一休館的,適逢我入園參觀之日,正是休館之時,也只好緣慳一面了!

 

爬行類界的「犀牛」——參觀「兩棲爬蟲動物館」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於「兩棲爬行動物館」門外拍照

 

所幸,「兩棲爬蟲動物館」如常開始。它早於2003年8月開幕,是一個集研究,教育,及保育於一身的專題展館。由於上兩次我均無緣入場,故今次是難得的寶貴機會。

 

如果將它與香港屯門公園爬蟲館,香港濕地公園,以至中國內地的同類設施相比,該展館無論在展品上,設計上,其實也大同小異。既搜羅來自世界各地的兩棲爬行類,也展示台灣本土的特有物種。

 

爬行類界的「犀牛」——參觀「兩棲爬蟲動物館」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圖中所指的翡翠樹蛙,是台灣本土的特有品種

爬行類界的「犀牛」——參觀「兩棲爬蟲動物館」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東部菱背響尾蛇,也是其他動物園少見的品種

 

不過我在展館中較為留意的,是其他展品鮮有飼養,爬行類中的「犀牛」:犀牛鬣蜥(Cyclura cornuta cornuta)。

 

爬行類界的「犀牛」

 

犀牛鬣蜥,是中美洲加勒比海沿岸的特有物種。「犀牛」之名,在於其鼻樑上有類似犀牛角的粗大鱗片,果真與犀牛有幾分相似呢!

 

爬行類界的「犀牛」——參觀「兩棲爬蟲動物館」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犀牛鬣蜥

爬行類界的「犀牛」——參觀「兩棲爬蟲動物館」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鼻樑上粗大的鱗片,與圖中的黑犀牛有幾分相似

(攝於長隆野生動物世界,2016年5月)

 

犀牛鬣蜥,屬於岩鬣蜥(又名圓尾蜥)的一種,儘管野生數量比其他岩鬣蜥多,在世界自然保育聯盟評為CITES 1,禁止一切商業貿易。

 

我對牠的認識,始於英國澤西動物園的資料介紹。已知園長杜帥爾先生,得知其面對嚴重的生存威脅,從1974年開始,便進行有關犀牛鬣蜥的繁殖計劃,並引入到英國澤西島作保育及教學用途。

爬行類界的「犀牛」——參觀「兩棲爬蟲動物館」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英國澤西動物園入口,以「度度鳥」dodo為標誌(照片來源:維基百科英文版)

爬行類界的「犀牛」——參觀「兩棲爬蟲動物館」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「兩棲爬蟲動物館」有關繁殖緬甸星龜的介紹

 

而台北市立動物園,於2013年也成功繁殖犀牛鬣蜥。事實上,該動物園在繁殖爬行動物上的貢獻,亦不遺餘力。例如另一個瀕危物種:緬甸星龜(Geochelone platynota),該園於2003年,繁殖出這種難以人工繁育的陸龜,成為全球首宗成功個案。

 

飼養鬣蜥的玻璃箱一角,張貼了告示,表示牠們偶有較激烈行為,看來牠們又到了繁殖時期,日後有望誔下新一代吧?!

爬行類界的「犀牛」——參觀「兩棲爬蟲動物館」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犀牛鬣蜥的展館

爬行類界的「犀牛」——參觀「兩棲爬蟲動物館」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提醒遊客該鬣蜥有較激烈反應

 

後記

 

犀牛鬣蜥,性情溫馴,容易飼養,往往成為黑市買賣的偷獵目標。買家在選擇購買時,可能並不知道:牠們在原產地,對傳播當地植物種子,是如何重要;牠們在原產地,受畜牧業及偷獵影響,是如何嚴峻……

 

爬行類界的「犀牛」——參觀「兩棲爬蟲動物館」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面對畜牧業和盜獵,野生犀牛鬣蜥在原產地飽受生存威脅

 

畢竟我們身處亞洲地區,怎可能感受到地球另一方的生態問題?透過「兩棲爬蟲動物館」,正好給予我們機會,在認識牠們的生態地位之餘,對黑市買賣背後引發的問題,作深層次的反思。

 

褐灰色的「小鬼」——人類始祖的生態訊息 [海澤森]

 

 

褐灰色的「小鬼」——人類始祖的生態訊息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攝於「溫帶動物展示區」正門

 

前言

 

台北市立動物園有一特色,它以動物地理分布為根本,劃分若干動物展覽區。當中「溫帶動物展示區」,是我至今仍未行遍的展區。

 

褐灰色的「小鬼」——人類始祖的生態訊息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蒙古野馬,是該區展示的動物之一

 

該區位於園內最高點,地圖顯示為「非洲動物區」上側,搜羅的動物較多元化。2013年,「蒙古野馬」便是我在該區的考察目標!今年2016年,由於時間較為充裕,我可將目標轉移到其他動物上。

 

例如一個建於草坡上的籠舍,飼養一些名為「狐猴」的靈長類,便是我此行其中一大收穫!

 

「幽靈」與「冥界」

 

褐灰色的「小鬼」——人類始祖的生態訊息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環尾狐猴,可見其環狀尾巴(攝於2015年5月,香港動植物公園)

褐灰色的「小鬼」——人類始祖的生態訊息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熟睡中的北極狐,頭部與「狐猴」極為相似

(攝於2016年6月,香港海洋公園) 

 

狐猴,是最原始的靈長類。牠們全是非洲東南部的小島:馬達加斯加的特產。由於坊間鮮少前往該島觀光的途徑,如要親身認識牠們,接觸牠們,參觀動物園便成為唯一的選擇。

 

不同的文化,對「狐猴」的解釋也有不同。我頗欣賞中文所描述的「狐猴」兩字!是指牠們的長相酷似狐狸,頭部像「狐」的「猴」,字面相當清晰易解!

 

至於英語中的「lemur」,卻有「幽靈」之意,何出此言呢?

 

近年說法似乎較為可取:指牠們有著鬼魅般的淒厲叫聲。另外,《動物命名的故事》一書提及的「Lemuraria」,是指這班「幽靈」所住的「冥界」。前人眼見狐猴叫聲怪異,加上對馬達加斯加島認識不深,自然將之與「冥界」,「幽靈」聯想起來。而「Lemur」一詞正是從中衍生出來。

 

《荒失失奇兵》

 

當中最惹人注目的,首選環尾狐猴(Lemur catta)。在動畫電影「Madagarscar」(港譯:《荒失失奇兵》的效應帶動下,其份外醒目的外表特徵,蹦蹦跳跳的形象鮮明,即為市民留下深刻印象,亦成為動物園飼養及繁殖的對象!

 

褐灰色的「小鬼」——人類始祖的生態訊息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電影《荒失失奇兵》海報(來源:「維基百科」中文版) 

 

但我今次的收穫,卻是不甚起眼的褐狐猴(Eulemur fulvus)。牠特別之處,在於其罕見,至少我在香港動植物公園,以及中國大陸的動物園裡,也未曾遇見!

 

褐灰色的小鬼

 

褐狐猴,是較小型的狐猴。相比於其他「出色」的同房:環尾狐猴,以及酷似大熊貓的領狐猴(Varecia variegata),牠倒像是「小鬼」角色,只能淪為同房的陪襯品。體色也較為暗淡,以褐灰色為主。

褐灰色的「小鬼」——人類始祖的生態訊息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進食中的褐狐猴

褐灰色的「小鬼」——人類始祖的生態訊息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在「出色」的狐猴同房面前,褐狐猴只是「小鬼」一名

 

這位褐灰色的小鬼,一般在黃昏及黎明時份出沒,而今次我於中午時間,加上無其他遊客打擾之下,可細緻留意牠的舉動,感到非常幸運!

 

褐狐猴,是雜食性的動物。除了吃果實和樹膠外,也以小型無脊椎動物為食。單看牠進食時的滑稽相,已令人會心微笑!但微笑之中,我卻多了一份擔心。

 

這位褐灰色的小鬼,由於受到原產地過度開發影響,種群數量已銳減。世界自然保育聯盟(IUCN),近年亦有意重新評估其絕種危機。

 

後記

 

小鬼畢竟地位低微,進食一會後,便遭受迎來的領狐猴驅趕,迫使瑟縮於一角,真是楚楚可憐呢!

褐灰色的「小鬼」——人類始祖的生態訊息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頗似大熊貓的「領狐猴」(攝於2016年6月,香港動植物公園)

 

 不過這些可憐相,在人類世界也是常見之事。這正是認識靈長類的重要性之一:發掘與人類始祖有關的生態訊息!

——「非洲動物區」的「大怪獸」

——「非洲動物區」的「大怪獸」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台北市立動物園,面積比想像中更為廣濶

 

前言

 

      台北市立動物園,面積比我想像中更為廣濶。在考察過程中,我逐漸意識到,原來要在遊畢全園同時,還要細緻留意園內動物的動態,縱使有一整天時間,也絕不可能做到的。

 

     尤其當我在「非洲動物區」內,遇上深愛的「大怪獸」,就連時間也感覺停頓了似的!單是與「大怪獸」合照,不知不覺已超過一小時……

 

「非洲動物區」

 

 

      「非洲動物區」,是該動物園一大主題景區,主要仿照非洲生境而建,展出來自非洲的各類珍禽異獸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其中有部分非洲動物,例如斑馬及長頸鹿,會混合飼養於一個偌大籠舍內。這種圈養模式,突顯了非洲微妙的共生關係,也是該區值得欣賞的地方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由動物園正門出發,沿保育大道前進,途經園內的遊客列車。只要乘搭列車直達總站,不消一會便到達「非洲動物區」。而「大怪獸」的籠舍,正正位於總站的不遠處,「非洲動物區」的一角。

 

 

——「非洲動物區」的「大怪獸」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「非洲動物區」:仿照非洲生境而建

——「非洲動物區」的「大怪獸」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乘坐園內專用列車

 

飼養史分享

 

我所指的「大怪獸」,就是現存最大的陸上動物:非洲象。在過往的篇章中,我也提及過牠,不過每次遇上牠們,總有不同層次的心靈衝擊,總希望透過文字,表達我對牠們的熱情。

 

——「非洲動物區」的「大怪獸」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非洲的大怪獸:非洲象

 

很多遊客認為,在動物園界,飼養非洲象的普及性,遠遠不及亞洲象,是因為非洲象「難以馴服」。其實,非洲象是可以完全馴服的!而且有跡可尋……

 

——「非洲動物區」的「大怪獸」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在動物園界,亞洲象比非洲象更為普及(攝於2016年5月,長隆野生動物園)

 

       最早圈養非洲象的記錄,可追溯到公元前218年,當時的漢尼拔將軍,已懂得利用非洲象,運送行李穿越亞爾卑斯山。

 

      而在美國,最早引入非洲象是1804年的紐約,之後1833年,再引入20頭大象,年齡由8個月大至20歲不等,主要用作馬戲表演。

 

     至於中國是何時接觸,甚至開始飼養非洲象呢?我至今仍無從稽考。只知朝的「鄭和下西洋」,令國民認識許多非洲動物,我估計非洲象可能在當時才被中國人認識。

 

 

原產地 vs 動物園

 

         來到台北觀賞非洲象,除了合照時的興奮心情外,也勾起2011年「南非之旅」那段回憶,也不期然生出一種想法:究竟往「原產地」搜尋較好,還是往「動物園」觀賞較佳?

 

         如要看清大象的真野性,往南非荒野尋訪,我認為比動物園參觀較好。不過,尋訪野象殊非易事,搜尋過程猶如大海撈針!儘管僥倖遇到,基於安全理由,我也無法接近牠們,最終可能出現意興闌珊的情況。

 

——「非洲動物區」的「大怪獸」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往南非荒野尋訪野象(攝於2011年)

 

         參觀動物園卻能彌補以上的不足。雖然大象失去自由,大幅限制其真個性,但遊客在安全和舒適的情況下,與牠們近距離接觸,可較易引發同理心,明白牠們的生存危機,從而推動遊客日後參與保育大象的工作。

 

——「非洲動物區」的「大怪獸」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與非洲象合照

 

         

台北動物園的現況

 

         現時台北市立動物園,飼養了兩頭非洲象,均屬於雌性。過往,園內還有一頭名為「藍波先生」的雄性大象,只可惜在2011年,牠不敵病魔,靜悄悄地離開了世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動物園方面,似乎仍物色另一頭雄性大象,繼續進行其繁殖計劃。這同時給予我多一份期待,期待他朝一日,成功繁殖出小象,倘若日後我再次入園參觀,如能與小象一同拍照,相信會有另一番風味呢!

 

 

再訪台北市立動物園——「園徽標誌」的高貴美麗 [海澤森]

 

 

再訪台北市立動物園——「園徽標誌」的高貴美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繼2004年及2013年後,海澤森再度參觀台北市立動物園 

 

前言

 

2016年8月1日,風和日麗的早上。我利用等候入場的時間,於台北市立動物園(以下簡稱「動物園」)外拍照留念。

 

今次已是我第三次入園參觀了!上兩次分別是2004年及2013年。當時我只可逗留半天時間,時間未免太倉促。故今次能全日遊園,相信可作更深層次體驗。

 

這動物園有值得欣賞之處:論收藏品種,她不下於中國的大型動物園;論保育風氣,她比香港的動物園更為濃厚,而其他方面如環保衛生,國民素養等,也留下不少良好的印象。

 

每次進入動物園,我都會訂下一些目標,以便充分利用時間:拍攝其他動物園鮮見的品種(例如上次的「蒙古野馬」);留意動物的特徵及行為,記錄園內籠舍設計,教育展品配套,以及園內的歷史建築等。

 

再訪台北市立動物園——「園徽標誌」的高貴美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尋訪台灣本土的野生動物,是入園的首要目標

 

再訪台北市立動物園——「園徽標誌」的高貴美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園內籠舍不時有更新工程,例如這個河馬籠舍

 

與2013年一樣,我先選擇尋訪台灣本土的野生動物,而首要目標,是前兩次緣慳一面,動物園的園徽標誌:梅花鹿(Formosan Sika Deer,Cervus nippon),牠是台灣的特有亞種。

 

再訪台北市立動物園——「園徽標誌」的高貴美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

 

梅花鹿在台灣

 

過往,梅花鹿在台灣數量相當多,但凡有「鹿」字的台灣地區(例如台東鹿野鄉台中沙鹿鎮等),表示過往也是梅花鹿出沒之地。

 

再訪台北市立動物園——「園徽標誌」的高貴美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介紹梅花鹿的資料板。中間畫有梅花鹿昔日的台灣分布 

 

但過度狩獵,加上農業發展所造成的生境地萎縮,令這些美麗的大型動物,逐漸步向滅絕邊緣。據說最後一個野生個體,約於1969年消失。

 

所幸,當時動物園仍保有少量鹿群,便開始復育研究工作。現時,鹿群在台灣的數量,大約有1500頭,而且平穩地增長中。

 

由「興盛」,「滅絕」到「成功復育」,可見梅花鹿在台灣的變化。而動物園在「復育」以至「成功野放」上,亦功不可沒!

 

皇天不負有心人

 

上兩次入園,我都無緣邂逅梅花鹿。經驗告訴我,如要觀賞較害羞的動物,在遊客較少,飼養員放置飼料的早上,是最佳的時機。如能配合充足陽光,以及從隱蔽的角度留守,更可拍攝到理想的照片。

 

皇天不負有心人,一對梅花鹿,終於在我眼前出現了。正如資料板上指出,雄鹿與雌鹿,主要特徵是「有角」及「無角」。牠們歇息時,露出背上像雪花的斑點,排列有序,更顯得牠們高貴美麗。

 

再訪台北市立動物園——「園徽標誌」的高貴美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

再訪台北市立動物園——「園徽標誌」的高貴美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

再訪台北市立動物園——「園徽標誌」的高貴美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

 

後記

 

雜音從我背後傳來,把歇息中的梅花鹿嚇走了!

 

雜音是來自香港的旅客。既然有著相同語言,我本打算向他們說明,入園參觀必須安靜!豈料他們轉身便離開了,還埋怨園內沒有梅花鹿,令人搖頭歎息。

 

進入動物園觀賞梅花鹿,儘管比野外來得容易,但也不是理所當然的!「耐性」與「安靜」是入園參觀的必要法門。千里迢迢入園參觀,如果連「園徽標誌」也未曾遇見,怎樣不教人可惜呢?

拜會兩位「鵰兄」——塔賓保護區觀鳥樂 [海澤森]

 

 

拜會兩位「鵰兄」——塔賓保護區觀鳥樂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小鷹鵰,又名華氏鷹鵰

 

前言

 

小鷹鵰,凝神張望。

 

密林一角,數隻松鼠互相嬉戲,樂不思蜀。小鷹鵰眼見美食當前,早已垂涎三尺,誓要生擒以暖腸胃。

拜會兩位「鵰兄」——塔賓保護區觀鳥樂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松鼠深知不妙,立即閃避小鷹鵰的追捕

拜會兩位「鵰兄」——塔賓保護區觀鳥樂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屢試不爽後,只能垂頭喪氣離開

 

肉搏戰開始了。松鼠察覺危險,以驚人速度閃避,小鷹鵰自知撲了空,便立即返回樹頂,養精速銳再接再厲。雙方各不相讓,對峙足足半句鐘。

 

最後松鼠還是成功逃脫,更發出像嘲笑般的「吱吱」聲。小鷹鵰屢試不爽,也只能垂頭喪氣,隨即沒入樹叢之內。

 

這場富戲劇性的情景,就在塔賓森林保護區發生,地點在我們入住的River Lodge附近,實屬難得。除了讓我們眾人大開眼界外,同時明白「適者生存」這種森林法則。

拜會兩位「鵰兄」——塔賓保護區觀鳥樂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於River Lodge旁拍照

 

華萊士先生

 

婆羅洲是著名的觀鳥天堂。單是猛禽類,記錄已有47種(還未包括貓頭鷹這類「夜猛禽」在內)。牠們日以繼夜,以控制動物數目為己任,可謂任重而道遠矣。

 

小鷹鵰,就是此行有幸遇見的猛禽。牠亦有「氏鷹鵰」之名。「華氏」者,華萊士先生(Alfred Russel Wallace)也,他是小鷹鵰的最先命名者。

 

拜會兩位「鵰兄」——塔賓保護區觀鳥樂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著名博物學家華萊士先生的遺照(照片來源:「維基百科」英文版)

拜會兩位「鵰兄」——塔賓保護區觀鳥樂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《馬來群島自然考察記》2003年繁體版

 

提及這位先生,也不得不提其著作:《馬來群島自然考察記》(The Malay Archeipelago)。這本膾炙人口的作品,深入淺出介紹東南亞的地理生態,婆羅洲亦有著筆。如今我已身處婆羅洲,大概可體會到,這位大師當年的振奮心情吧?!

 

另一位「鵰兄」

 

拜會兩位「鵰兄」——塔賓保護區觀鳥樂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伏在樹上的蛇鵰 

 

蛇鵰,呼天叫地。

 

萬里無雲,蛇鵰早已伏在樹頂,耐心等候。牠知道,美味可口的蛇和蜥蜴,嚮往這段曬太陽的時刻,只要努力搜索,必可滿足口腹之慾。

 

拜會兩位「鵰兄」——塔賓保護區觀鳥樂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正在曬太陽的石龍子,牠也是蛇鵰的點心之一

除了小鷹鵰外,今次婆羅洲之旅,我亦發現另一位「鵰兄」:蛇鵰的蹤影。相比於前者,蛇鵰反而更為常見,幾乎每天都有出沒記錄。

 

蛇鵰,台灣另有「大冠鵰」之名。所謂「大冠」,是指牠頭上黑白相間的冠羽。蛇鵰是初學者最先學辨認的猛禽之一,牠不單有著顯眼的頭部特徵,在緩慢地盤旋飛行時,還會不停嘯叫,老遠都可聽見,這鮮見於其他猛禽。

 

拜會兩位「鵰兄」——塔賓保護區觀鳥樂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在香港,嘉道理農場也有飼養蛇鵰(攝於2016年1月)

拜會兩位「鵰兄」——塔賓保護區觀鳥樂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可見蛇鵰「Shum」頭上黑白相間的冠羽(攝於2015年7月)

 

在香港,只要碰上良好天氣,也有機會遇見蛇鵰。如想一睹其真貎,大可前往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參觀。永久傷殘的蛇鵰「Shum」,便一直生活於園內的「猛禽之家」,並擔當農場內的教育大使。

 

在婆羅洲,不同蛇鵰個體,叫聲也有少許差異,如帶有不同口音似的。這在塔賓的數次相遇中已分辨出來。其叫聲,類似英語中「klip klee」重複音節,加插某些單音,聲音高低則視乎個體而定。

 

後記

 

猛禽,作為食物鏈頂層的鳥種,數量自然較其他鳥種少,如要在野外遇見,也得講求緣份。

 

如今身處塔賓森林保護區,我們竟可拜會兩位「鵰兄」,運氣已算是不錯了!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

 

 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長冠犀鳥,又名白冠犀鳥

前言

 

一對長冠犀鳥(Aceros comatus),顯得坐立不安。

 

其實不難理解,面對我這不速之客,於視線範圍內守候,又怎會不加以提防呢?

 

飛翔,跳躍,再飛翔,再跳躍……動作變得沒完沒了!期間,寡言的牠們,更發出類似鴿子的「kuk kuk」聲,看來我的闖入,已令牠們緊張起來了……

 

我並非存心騷擾牠們,只是被牠們深深迷住:在「雀鳥展覽區」時,牠們的模樣令我全神貫注;在「婆羅洲之旅」時,牠們的出現令我雀躍萬分……

 

「雀鳥展覽區」

 

我身處的「雀鳥展覽區」,位於香港公園範圍以內,與偌大的「尤德觀鳥園」並鄰而建。上世紀90年代,市政總署為展出較大型,無法置於「尤德觀鳥園」的東南亞鳥類,故另闢高地,興建規模較小的展覽區,並一直沿用至今。

 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攝於「雀鳥展覽區」入口(攝於2016年6月)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黑中帶黃的雙角犀鳥(攝於長隆鱷魚王國,2014年12月)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藍紫混合的鳳冠鳩(攝於尤德觀鳥園,2013年12月) 

 

而長冠犀鳥,便是展覽區內的長期展品。牠與黑中帶黃的雙角犀鳥,藍紫混合的鳳冠鳩,分別置於獨立籠舍裡,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。

 

犀鳥中的嗜肉者

 

長冠犀鳥,英文直譯為「白冠犀鳥」(White-crowned Hornbill),原因在於頭上豎起白色,像打了蠟的冠狀羽毛。而羽毛所構成的黑與白,獨樹一幟,有別於其他犀鳥品種。

 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有別於其他犀鳥,長冠犀鳥的羽毛,其黑白兩色獨樹一幟

 

在婆羅洲8種犀鳥中,牠是最安靜的,飛行期間默不作聲,牠也是最罕見的,蔽身林間靜止不動,就連當地居民,要觀察牠也並非易事。

 

犀鳥一般都是雜食性,既吃小動物,也吃大果實。牠卻是犀鳥中的嗜肉者,經常以小組群體式出動,四處搜羅昆蟲,蜥蝪,鼠類等果腹,為平衡生態作一分力。

 

婆羅洲一面之緣

 

在逗留婆羅洲的日子裡,我與長冠犀鳥也有一面之緣。

 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塔賓森林保護區,其入口外圍有一大片棕櫚林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棕櫚林及保護區,由廣闊的泥路所分隔

 

婆羅洲的塔賓森林保護區,其入口外圍有一大片棕櫚林,由廣闊的泥路所分隔。由於兩者環境截然不同,經常有珍禽異獸,誤闖泥地附近歇息或覓食,成為最理想的觀賞地點。

 

而長冠犀鳥,便是保護區內的一棵亮燈。牠們突如其來,一雙一對伏在樹冠層上,未幾又改變歇息位置。團友們眼見一票難求,立即拿出各款相機,要趁牠們離開前夕,來個瘋狂拍照。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突然闖進樹冠層的長冠犀鳥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這婆羅洲最罕見的犀鳥,當地居民要觀察牠也並非易事

 

透過導師從旁解說,令我得知這種瀕危鳥類,是如何難得一見,同時亦恍然大悟,原來長冠犀鳥能在香港展出,是多麼難能可貴。

 

兩種層次

 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,我察覺「兩種層次的體驗」。

 

我們前往動物園參觀,原來可視為一種「初次體驗」。由於這裏較易接觸動物,較易引發興趣及同理心,藉此辨認牠們的特徵,學習留意牠們的舉動,閱讀有關牠們的資料,這是第一種層次。

 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往「雀鳥展覽區」參觀,可視為一種初次體驗

 

然後,將這種興趣延伸下去。在條件許可下,親身到訪動物的原產地,作「深層次體驗」,透過長時間的四處尋訪,了解牠們為何如此罕見,再思考我們如何在生活上,行動上,做到保育牠們的效果,這便是第二種層次。

 

而這兩種層次,基本上是沒有衡突的,反而可視為生態教育的延伸,只要充分利用這點,有助於保育推廣工作。

 

後記

 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既要「減少滋擾」之下,做到「觀察行為」的效果,著實不易

 

我悄悄地離開後,長冠犀鳥總算安定下來。

 

說來矛盾!既要「減少滋擾」之下,做到「觀察行為」的效果,兩者要取得平衡著實不易,看來我也花點心思才行。

 

 

「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」博客內的全部文章,除標明「轉載」外者均為原創。

 歡迎引用,轉載請保留本博客名稱及鏈結:http://probophilic.blog.163.com/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

 

 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長冠犀鳥,又名白冠犀鳥

前言

 

一對長冠犀鳥(Aceros comatus),顯得坐立不安。

 

其實不難理解,面對我這不速之客,於視線範圍內守候,又怎會不加以提防呢?

 

飛翔,跳躍,再飛翔,再跳躍……動作變得沒完沒了!期間,寡言的牠們,更發出類似鴿子的「kuk kuk」聲,看來我的闖入,已令牠們緊張起來了……

 

我並非存心騷擾牠們,只是被牠們深深迷住:在「雀鳥展覽區」時,牠們的模樣令我全神貫注;在「婆羅洲之旅」時,牠們的出現令我雀躍萬分……

 

「雀鳥展覽區」

 

我身處的「雀鳥展覽區」,位於香港公園範圍以內,與偌大的「尤德觀鳥園」並鄰而建。上世紀90年代,市政總署為展出較大型,無法置於「尤德觀鳥園」的東南亞鳥類,故另闢高地,興建規模較小的展覽區,並一直沿用至今。

 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攝於「雀鳥展覽區」入口(攝於2016年6月)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黑中帶黃的雙角犀鳥(攝於長隆鱷魚王國,2014年12月)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藍紫混合的鳳冠鳩(攝於尤德觀鳥園,2013年12月) 

 

而長冠犀鳥,便是展覽區內的長期展品。牠與黑中帶黃的雙角犀鳥,藍紫混合的鳳冠鳩,分別置於獨立籠舍裡,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。

 

犀鳥中的嗜肉者

 

長冠犀鳥,英文直譯為白冠犀鳥(White-crowned Hornbill),原因在於頭上豎起白色,像打了蠟的冠狀羽毛。而羽毛所構成的黑與白,獨樹一幟,有別於其他犀鳥品種。

 

在婆羅洲8種犀鳥中,牠是最安靜的,飛行期間默不作聲,牠也是最罕見的,蔽身林間靜止不動,就連當地居民,要觀察牠也並非易事。

 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長冠犀鳥的羽毛,其黑白色獨樹一幟,有別於其他犀鳥品種

 

犀鳥一般都是雜食性,既吃小動物,也吃大果實。唯獨牠傾向嗜肉,經常以小組群體式出動,四處搜羅昆蟲,蜥蝪,鼠類等果腹,為平衡生態作一分力。

 

一面之緣

 

在逗留婆羅洲的日子裡,我與長冠犀鳥也有一面之緣。

 

婆羅洲塔賓森林保護區,其入口外圍有一大片棕櫚林,由廣闊的泥路所分隔。由於兩者環境截然不同,經常有珍禽異獸,誤闖泥地附近歇息或覓食,成為最理想的觀賞地點。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塔賓森林保護區,其入口外圍有一大片棕櫚林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棕櫚林及保護區,由廣闊的泥路所分隔

 

而長冠犀鳥,便是保護區內的一棵亮燈。牠們突然闖進樹冠層上,歇息不久即改變位置。團友要趁牠們離開前夕,來個瘋狂拍照。

 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突然闖進樹冠層的長冠犀鳥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牠是婆羅洲最罕見的犀鳥,當地居民要觀察牠也並非易事

 

透過導師從旁解說,令我得知這種瀕危鳥類,是如何難得一見,同時亦恍然大悟,原來長冠犀鳥能在香港展出,是多麼難能可貴。

 

兩種層次

 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,我察覺「兩種層次的體驗」。

 

我們前往展覽區參觀,原來可視為一種「初級體驗」。由於這裏較易接觸稀有雀鳥,較易引發興趣及同理心,藉此辨認牠們的特徵,學習留意牠們的舉動,閱讀有關牠們的資料,這是第一種層次。

 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往雀鳥展覽區參觀,可視為初級體驗

 

然後,將這種興趣延伸下去。在條件許可下,親身到訪動物的原產地,作「深層次體驗」,透過長時間的四處尋訪,了解牠們為何如此罕見,再思考我們如何在生活上,行動上,做到保育牠們的效果,這便是第二種層次。

 

而這兩種層次,基本上是沒有衡突的,反而可視為生態教育的延伸,只要充分利用這點,將有助於保育推廣工作。

 

後記 

 

從「展覽區」到「婆羅洲」——兩種層次的體驗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長冠犀鳥總算安定下來

 

我悄悄地離開後,長冠犀鳥總算安定下來。

 

說來矛盾!既要「減少滋擾」之下,做到「觀察行為」的效果,兩者要取得平衡著實不易,看來我也花點心思才行。

邂逅「姊妹獵人」——嘉道理農場新住客 [海澤森]

 

前言

 

位於香港大埔區的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(以下簡稱「農場」),於去年12月,從新加坡動物園引入一對「姊妹獵人」(分別是「Chomel」及「Manis」),並長駐於「本土哺乳動物屋」內,作教學用途。

 

邂逅「姊妹獵人」——嘉道理農場新住客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新來的住客:「Manis」

 

這令我有點意外。以農場一貫作風,所圈養的動物,主要是永久傷殘,或被充公的本土動物,從其他動物園引入的反而不多見。今次應是一項特例吧!

 

為邂逅這對「姊妹獵人」,今年六月,我抽空前往農場參觀。

 

豹貓在香江

 

我所指的,是一種被稱為「豹貓」(Leopard Cat, Prionailurus bengalensis)的食肉哺乳動物。

 

豹貓,台灣又名石虎。由於身上長滿豹斑,甚至長有相同毛色,故曰「豹貓」。豹貓,神出鬼沒,喜好無人之境。

 

邂逅「姊妹獵人」——嘉道理農場新住客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由於身上長滿豹斑,故曰「豹貓」

(攝於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,2013年2月) 

邂逅「姊妹獵人」——嘉道理農場新住客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獵豹(cheetah)的毛皮,與豹貓皮毛有幾分相似

(攝於香港動植物公園,2014年6月)

 

回顧百年前,香港猛獸林立,既有虎又有豹。而豹貓,只能蔽身林間,不與猛獸平分秋色。

 

但到了近代,香港生態轉型,猛獸通通絕跡。而豹貓,總算冒出頭來,穿梭遊走吃香喝辣。

 

邂逅「姊妹獵人」——嘉道理農場新住客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華南虎,曾是香港一代猛獸,現已絕跡

(攝於廣州動物園,2015年7月)

 

前任住客的過去

 

「姊妹獵人」的居所:「本土哺乳動物屋」。其實早於2000年已建成,早期住客亦是一對豹貓,但當中的一頭,背後有著另一段故事。

 

邂逅「姊妹獵人」——嘉道理農場新住客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攝於「本土哺乳動物屋」旁

邂逅「姊妹獵人」——嘉道理農場新住客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早期的住戶亦屬豹貓

(攝於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,2013年1月) 

 

2000年,不法之徒捕捉豹貓,走私往中國內地圖利,最後海關部門成功檢獲,並輾轉交由農場照顧。幸好牠適應力強,可在圈養環境中生活,並兼任農場的「教育大使」,直到終老。

 

「姊妹獵人」入住不久,似乎相當害羞呢!由於仿照野外環境而建,屋內掩蔽處頗多,我待在屋後良久,才有幸窺探到「Manis」進食的一刻。牠頭上有部分斑紋,較「Chomel」粗短,只要細心觀察即可分辨!

邂逅「姊妹獵人」——嘉道理農場新住客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介紹牌寫有「姊妹獵人」的資料,可對照相片細心分辨

邂逅「姊妹獵人」——嘉道理農場新住客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「Manis」進食的一刻 

 

後記

 

農場飼養豹貓,是有其教育意義的!

 

豹貓,美麗動人,身手靈敏,卻是人忽略的一群。

 

牠們從不主動攻擊人,卻是香港眾多動物的天敵:不管是鳥,蝠,鼠,蛙,蛇,蜥,甚至小赤麂,全都列入豹貓餐單之內,對平衡香港生態非常重要。

 

可惜,香港城市急速發展,無止境的人為盜獵,流浪貓狗進駐山頭……令這種美麗的獵人,受到嚴峻的生存考驗……

 

邂逅「姊妹獵人」——嘉道理農場新住客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流浪貓狗進駐山頭,會否為豹貓帶來生存考驗?

(攝於上水塱原,香港,2016年5月) 

 

最後,我還是無緣邂逅「Chomel」,或許留待下次參觀農場時,再碰碰運氣吧!

貪吃零食的代價——到訪塔賓森林保護區 [海澤森]

 

 

貪吃零食的代價——到訪塔賓森林保護區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乘塔馬航內陸機,向拿篤進發

 

前言

 

 次日,我乘搭馬航內陸機,向另一地點拿篤(Lahad Datu)進發。

 

位於拿篤塔賓森林保護區(Tabin Wildlife Reserve),是當地兩大生態旅遊景點之一。我們會逗留該保護區三天,進行「日以繼夜」的生態活動,真正投入大自然的懷抱。

 

而最令我嚮往的,是該處屬於低地森林,較多機會發現大型野獸。在芸芸眾生中,我始終較熱衷於哺乳動物。每當想到穿梭雨林時,與牠們相遇的畫面時,怎不教人興奮莫名呢?!

 

貪吃零食的代價——到訪塔賓森林保護區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能遇上當地獨有哺乳類,怎不教人興奮莫名呢?!

 

向塔賓保護區進發

 

機程大約兩小時,我曾擔心面部抽搐的痛楚,會再次降臨。幸好直到航機降落,儘管抽搐仍在,但痛楚已不再強烈,由此看來,徹夜不睡真的與抽搐有關!

 

拿篤機場比我想像中細得多,入境手續也在辦公室內進行。辦公室門外,張貼一些當地的海報,包括印有我們稍後住宿地方:Promenade Hotel。它是設計獨特的渡假村,分開兩種小屋類型:River Lodge與Hill Lodge,兩者並鄰而建。而我們今次入住的,是River Lodge,可順道窺探當地河流生態。

 

貪吃零食的代價——到訪塔賓森林保護區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拿篤機場

貪吃零食的代價——到訪塔賓森林保護區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印有渡假屋Promenade Hotel的圖像,我們今次住宿的是River Lodge

 

我們乘搭專車前往保護區,車程大槪需要兩小時。經過一段舟車勞頓,其他團友早已紛紛入睡,而我則聚精會神,留意窗外的一事一物。

 

膨脹十多倍的荔枝

 

公路兩旁,盡見一片廣闊棕櫚林。司機從旁解說,得知棕櫚業是當地一大產業。居民靠砍伐熱帶雨林,利用滕出的空間栽種棕櫚樹,以提供棕櫚油謀生。

 

貪吃零食的代價——到訪塔賓森林保護區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 公路兩旁,盡見一片廣闊棕櫚林

 

印象所及,棕櫚油是製造零食,以及各類日用品的原材料。棕櫚林面積如此廣闊,可見全球供應如此之大。換句話說,被摧毀的雨林面積,也以「災難性」來形容。

 

偶爾,我們還發現運載棕櫚果的貨車,滿滿的棕櫚果擺放貨車旁!沿途亦見有個別果實掉在地下。驟眼看,它的外形,就如一粒膨脹了十多倍的荔枝,相信蘊藏不少棕櫚油在內。

 

貪吃零食的代價——到訪塔賓森林保護區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滿滿的棕櫚果擺放貨車旁

貪吃零食的代價——到訪塔賓森林保護區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棕櫚果的外形,就如一粒膨脹了數十倍的荔枝

 

 

貪吃零食的代價

 

我們已進入保護區範圍。路牌印有紅毛猩猩的畫像,或許當地附近還劃分猩猩保護區呢?但查看行程安排,似乎未有提及這類地方。我看還是著眼往後時間,能否見到其野生族群吧!

 

貪吃零食的代價——到訪塔賓森林保護區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進入保護區範圍

 

棕櫚林逐漸由雨林代替。我見識到所謂「參天巨木」:十多米高,筆直地矗立於路邊的樹木。這種構成雨林的原材料,為地球帶來淨化空氣及食水,為動物帶來糧食及棲息地,為人類帶來生活上各類用途,實有神聖不可侵犯的地位。

 

貪吃零食的代價——到訪塔賓森林保護區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十多米高的巨樹 

 

只可惜,參天巨樹再如何神聖,也不敵人類貪吃零食的慾望。為了滿足口腹之欲,我們便要雨林及動物付出沉重代價,是否值得?

 

我相信在未來日子,雨林面積只會越來越縮小,受影響的野生動物,也會越來越瀕危。而動物園,這保存物種的「方舟」角色,亦會顯得更為重要……

 

後記

 

終於到達目的地了!單看其招牌,動物圖像份外鮮明,已給予我無限幻想。究竟逗留塔賓保護區的三天裡,會有甚麼難忘體驗呢?

貪吃零食的代價——到訪塔賓森林保護區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保護區的招牌,動物圖像份外鮮明

刻不容緩——亞庇市短暫的心靈衝擊 [海澤森]

 

 

刻不容緩——亞庇市短暫的心靈衝擊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沙巴州立回教清真寺

前言

 

沙巴州立回教清真寺(Sabah State Mosque),是我唯一成功拍攝的特色建築物。其圓錐屋頂及尖塔設計,充份突顯當地宗教文化之美。

 

可惜旅遊巴現正高速行駛著,就算沿途再有其他發現,都無法作細心欣賞。儘管如此,在認識婆羅洲生態之餘,偶爾欣賞當地文化,也令旅遊變得更有趣味的。

 

既然要認識當地文化,那麼參觀當地博物館,自然是不容錯過的項目!

 

參觀博物館

 

沙巴博物館(Sabah Museum),被譽為當地最具威望的博物館。它展示了當地的社會文化,歷史及生態。它過往是殖民地時期的政府官邸,座落於舊皇室山丘(Old Palace Hill)上,並成為該區著名地標之一。

 

 

刻不容緩——亞庇市短暫的心靈衝擊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沙巴博物館:當地最具威望的博物館

刻不容緩——亞庇市短暫的心靈衝擊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於博物館門外拍照

刻不容緩——亞庇市短暫的心靈衝擊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門外擺放少量的軍事遺跡

 

教人失望的是,博物館內嚴禁拍攝,尤其當我得知館內,擁有大量珍藏的時候。可拍攝的範圍,似乎只限於門外位置,所擺放的少量軍事遺跡及交通工具。

 

博物館共分開三層,展品主要集中地下及二樓。地下主要介紹其文化歷史,而生態展品則集中於二樓。印象最深刻的是眾多動物標本,葬禮儀式介紹,以及有關「獵頭族」的資料。綜觀展館,除了地下大堂光線充足外,其他展館相對較為黯淡。

 

當中有一個動物標本,儘管只是曇花一現,卻為我帶來前所未有的心靈衝擊!

 

「現存只有三隻」

 

蘇門犀(Sumatran Rhinoceros, Dicerorhinus sumatrensis),婆羅洲第二最大陸上動物,僅次於當地的侏儒象。牠有別於我往昔所見的其他犀牛,牠體型是最小(成年只及我下巴高),全身披上紅棕色的毛!據說牠還是最嘈吵的犀牛,透過叫聲作為同類溝通之用。

刻不容緩——亞庇市短暫的心靈衝擊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最瀕危的犀牛:蘇門犀(維基百科照片)

刻不容緩——亞庇市短暫的心靈衝擊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中國文物不乏蘇門犀,這是「小臣艅犀尊」(維基百科照片)

 

蘇門犀過往分布極為廣泛,就連中國也發現過化石及相關文物。據資料顯示,中國最後一隻蘇門犀,剛好也於一百年前(1916年)成為盜獵者的槍下亡魂。

 

「現存只有三隻」,導賞員慨嘆地說。言下之意,是指這種龐然大物,或將成為婆羅洲的歷史陳跡。儘管我知道現時動物園界,仍致力於犀牛繁殖及拯救方面,但情況似乎未見樂觀。

 

蘇門犀的極度瀕危,亦反映出婆羅洲的過度開發,以及日益嚴重的盜獵問題。由於坊間視犀牛角為靈丹妙藥(但醫學界未經證實),無數盜獵者以身試法,視「杜絕犀牛」為己任,令人深惡痛絕!

刻不容緩——亞庇市短暫的心靈衝擊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婆羅洲過度開發,是導致蘇門犀數量銳減的主因之一

 

後記

 

丹容亞路海灘(Tanjung Aru Beach),亞庇欣賞日落的最佳場所,距離沙巴博物館只有十數分鐘車程。為了感受當中浪漫氣氛,我們一團人也慕名而來,各自攜帶攝影裝備,捕捉最迷人的一剎那。

刻不容緩——亞庇市短暫的心靈衝擊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

 

觀賞日落固然浪漫,但想到剛才所見的蘇門犀,或已步入存亡之秋時,心情一如夕陽般,逐漸向海平面低沉。看來牠們的未來,已到達刻不容緩的階段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