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澤森

亞洲區的「亞馬遜」——婆羅洲冒險之旅 [海澤森]

 

前言

 

每次我參觀動物園,抬頭望向籠裡的犀鳥或紅毛猩猩時,都會反思一些問題:牠們的原產地:婆羅洲熱帶雨林,究竟發生甚麼事?我們為何令牠們瀕臨絕種?牠們被圈養的背後,究竟帶出甚麼訊息?從那時起,我開始留意有關「熱帶雨林」的資訊。

 

亞洲區的「亞馬遜」——婆羅洲冒險之旅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馬來犀鳥的原產地:婆羅洲熱帶雨林,究竟面對甚麼威脅呢?

(攝於九龍公園,2016年2月)

 

期後,到訪澳洲的「熱帶雨林站」,總算讓我見識到所謂的「熱帶雨林」!可惜行程太過緊密,我無法作更深入的了解!為認識雨林的動物多樣性,以及體會熱帶雨林以及野生動物所面對的威脅,我決定前往婆羅洲一趟!

 

亞洲區的「亞馬遜」

 

婆羅洲,這世界第三大島,位於東南亞的中心部分,自成一角。由於颱風主要吹襲其北面的菲律賓群島,故亦有「風下之鄉」的美譽。而在我心目中,婆羅洲,更可形容為亞洲區的「亞馬遜」,其樹木參天,疏密不等的景象,可與南美洲亞馬遜熱帶雨林相媲美。

亞洲區的「亞馬遜」——婆羅洲冒險之旅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婆羅洲地形圖(照片來源:「維基百科」中文版)

 

亞洲區的「亞馬遜」——婆羅洲冒險之旅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於熱帶雨林的樹冠層拍照

 

今次我參與的,為「生態協會」所舉辦的活動。該協會積極推動生態旅遊活動,經常組團周遊列國。單是婆羅洲,至今已組團考察十數次,可見旅遊經驗相當豐富。而每次活動,都給予團友難忘的遊學體驗,甚至滿載而歸。

 

2016年3月,我再次背起沉重的行李,向這「亞洲區的亞馬遜」出發。

 

首要目的地:亞庇

 

我們首要目的地,是沙巴首都亞庇亞庇是一個繁華的城鎮,似乎沒有我所嚮往的自然生態。畢竟亞庇只是中轉站,我們不會逗留太久。而今次到訪亞庇,我們的搜尋目標卻是另一種東西。

 

航機下降之際,右眼以至額頭突然抽搐,實在苦不堪言!我聽從團友的建議,先作深層次呼吸,再喝一點清水,讓自己處於心境平和的狀態,期後痛楚才逐漸減退。我估計,經過徹夜睡眠不足,加上飛機的氣壓驟變,是導致痛楚的主因!現在回想起來仍猶有餘悸。

 

婆羅洲時差與香港相若,天氣也頗炎熱的(當時氣溫有33度)。原來3月份是婆羅洲的「旱季」,雨量相對較少。雖則萬里無雲,行程或許會更為順利,但我同時有點猶豫:早已適應下雨的野生動物,會否因旱季來臨而大幅減少呢?

 

旅遊巴停泊多時。當地嚮導急忙為我們搬運行李!乘坐之際,我發現旅遊巴側面,繪有當地物產的圖畫,非常像真,便立即來個合照。看著這些圖畫,也是令人滿心期待的:究竟今次旅程,會否有幸與畫中動物相遇呢?

亞洲區的「亞馬遜」——婆羅洲冒險之旅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今次活動所乘坐的旅遊巴

亞洲區的「亞馬遜」——婆羅洲冒險之旅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與當地物產的圖畫合照

 

隨著旅遊巴起行,我的婆羅洲冒險之旅,亦正式揭開序幕!

探訪澳門人的老朋友——發掘一點香港掌故 [海澤森]

 

 

探訪澳門人的老朋友——發掘一點香港掌故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澳門人的老朋友:亞洲黑熊「BoBo」

 

前言

 

我既然往澳門參觀,何不探訪當地人的老朋友呢?

 

我所指的「老朋友」,並非指一個「人」,而是指一個龐然大物:年紀老邁的亞洲黑熊「BoBo」,牠與澳門居民相處足足有三十年了!

 

「BoBo」是二龍喉公園的「鎮園之寶」,地位與香港動植物公園的美洲豹「小花」相若。故此我來到澳門,與牠邂逅也是其中一個目的。

 

「重新認識」黑熊

 

尋找「BoBo」所居住的熊舍,並沒有想像般困難。只要由公園正門直入,在舊式噴水魚池位置轉右,沿「環境資訊中心」方向便可直達。

 

熊舍外表看似簡陋,但內外設備頗為齊全的。內有壕溝,假岩石,給予黑熊玩樂的設施;外有動物雕像,鮮明的介紹牌,毗鄰也建有「環境資訊中心」。我相信,這是近年當地政府,積極推動環保教育的結果。

探訪澳門人的老朋友——發掘一點香港掌故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舊式噴水魚池。沿右邊向前走便可到處熊舍

探訪澳門人的老朋友——發掘一點香港掌故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「BoBo」所住的熊舍

探訪澳門人的老朋友——發掘一點香港掌故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熊舍內的設施,給予黑熊活動之用

 

儘管在廣州台北的動物園,我也觀賞過黑熊,但與今次是不可一概而論的!因為不同類型的動物園,有著不同的飼養環境及方式,和背後帶出的城市文化。而它們所飼養的黑熊,行為及形態也各有差異。

探訪澳門人的老朋友——發掘一點香港掌故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不同的動物園,黑熊的行為及形態也有所差異

(攝於廣州動物園,2015年7月)

 

所以,我探訪「BoBo」時,也以「重新認識」黑熊的角度出發。

 

兩「熊」相遇

 

據聞,「BoBo」是深居簡出的,與牠見面殊不容易。故此,我選擇較涼爽的二月份,畢竟亞洲黑熊屬溫帶動物,太熱的月份可能足不出戶!最終牠也不負所望!在冷清的環境下,「BoBo」表現反而活躍,讓我能細心留意牠的舉動。

 

其實「BoBo」身世也很可憐!1984年,牠只是野味店內待屠的小黑熊,幸好當時澳門市政廳的職員將牠充公,並改送往公園作展品,一轉眼已是三十年了!也許有人認為將牠困養並不人道,但以當時偷獵猖狂的風氣而言,要是將牠送回原產地,也不能保證可生存下去。

 

隨著保育風氣逐漸提高,熊舍內外已大有改善。2000年3月,北京動物園更贈送另一頭亞洲黑熊,作為「BoBo」的伴侶,只怪我來時已晚,相隔十多年後才光臨,無緣看到兩「熊」相遇的情景!

探訪澳門人的老朋友——發掘一點香港掌故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熊舍外不乏關於黑熊的介紹牌

探訪澳門人的老朋友——發掘一點香港掌故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介紹牌有關北京動物園贈送黑熊的報導

 

發掘香港掌故

 

澳門飼養黑熊,其實可同時發掘一點香港掌故。

 

原來,已結業的巴黎農場,也曾飼養過黑熊。1963年5月,更傳出黑熊咬傷外籍小童的意外。或許澳門汲取是次經驗,引入「BoBo」時,已加建壕溝分隔,形成現今的熊舍設計吧?!

 

另外,在1989年,有市民將一頭小馬來熊——比亞洲黑熊更細小的黑熊品種——遺棄於荔園遊樂場正門外。事件除帶出黑市販賣黑熊的問題外,我也隱約聽到拋棄者的心聲:讓香港的動物園代為飼養。

探訪澳門人的老朋友——發掘一點香港掌故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1989年,有人遺棄馬來熊於荔園遊樂場門外(相片:已結業之天天日報)

 

事實上,荔園與香港動植物公園,也曾為收養問題討論過,但鑒於「影響繁殖」,最終還是送回原產地的繁殖中心。假若當年那頭小黑熊,能成功留在香港,並直到終老,或許地位可提昇至「BoBo」的級數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