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澤森

電影城外的生態發現——淺談動物園的教育價值 [海澤森]

 

華納電影城(MOVIE WORLD),這澳洲大型主題公園,不單是眾多特技表演的遊樂場所,亦是美國漫畫英雄雲集之地。我所喜歡的美國漫畫英雄:蝙蝠俠,也是電影城內標誌之一。

 

電影城外的生態發現——淺談動物園的教育價值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於華納電影城門外拍照

 

離開翠兒河後,依舊多雲有雨,認真教人洩氣。站在正門留下照片不久,因再次下起雨來,我只好火速入場,與團友一同入場做躲躲貓。

 

入場之際,電影城正門不遠處,有一團東西正蠢蠢欲動,引起我的注意,故只好暫時止步,冒著淋雨留下來觀察……

 

進場前見「雞」蹤

 

電影城的正門旁,是一個毫不起眼的小公園。主要由粗壯的大樹,若干的長椅,較遠處的草坡及蜿蜒小溪組成。這公園面積雖小,但換來的收獲及啟發卻不少。

 

電影城外的生態發現——淺談動物園的教育價值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暗色水雞

電影城外的生態發現——淺談動物園的教育價值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盡責地帶同子女覓食

 

蠢蠢欲動者,是一種具紅色喙的鳥。牠無懼風吹雨打,盡責地帶同子女覓食。期間甚至走近正門旁邊,其目中無人程度,甚至可與澳洲聖睘鳥相比。

 

牠,就是我在澳洲發現的第三種「雞」:暗色水雞(Gallinula tenebrosa)。

 

香港出產的黑水雞(Gallinula chloropus)一樣,其幼鳥也是毛色較淺的!在母親的攜同下,牠們專心地啄,樂在其中。儘管兩者極為相似,但仍有顯著分別:澳洲的暗色水雞,翅膀並沒有白色邊緣。

 

電影城外的生態發現——淺談動物園的教育價值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香港的黑水雞,翅膀邊緣有白色線(攝於香港濕地公園)

 

為免耽誤時間,只好向牠揮手說再見。

 

離場後的發現

 

經歷一輪緊張刺激,最終也得離開電影城。諷刺地,久不露面的太陽,在我離開正門一刻出現。由於一顆不甘心所驅使,我任性地自行脫隊,再往剛才的小公園,希望能再有新發現。

 

今次出現的,是兩隻頭頂打蠟的鳥。牠們帶點神經質,不斷地繞來繞去,像失去控制的避雷針。

 

牠,就是我在澳洲發現的第四種鳩:冠鳩(Ocyphaps lophotes)。

 

電影城外的生態發現——淺談動物園的教育價值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帶點神經質的冠鳩

 

所謂的「鳩」,就是「野鴿」之別稱。由於「鳩」字在近代,已淪為香港的粗言穢語,所以觀鳥界在粵音讀法上也有所調正,漸漸讀為粵音「溝」(kau1)。

 

電影城外的生態發現——淺談動物園的教育價值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斑皇鳩(攝於開恩茲)

電影城外的生態發現——淺談動物園的教育價值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珠頸斑鳩(攝於開恩茲)

 

由到達澳洲至今,我成功拍攝過當地的鳩。分別是較大的斑皇鳩(Ducula bicolor),較小的斑姬地鳩(Geopelia striata)﹐和外來引入的珠頸斑鳩(Streptopelia chinensis)……至於冠鳩,雖非首次在澳洲遇上,我卻要待到這小公園內,才有機會作近距離接觸。

 

有感而發

 

寫到這裡,我有感而發。

 

藉著今次旅程,我得知原來上述的澳洲鳥類,全都是從動物園裡早已認識的。除了對牠們有更深入的了解外,同時也發現動物園的價值所在:給予不可多得的學習題材。

 

在現今的社會裏,並非所有人都可以接觸大自然。對於長期在都市勞碌,無法抽身旅行的市民來說,動物園是他們唯一能夠接觸野生動物的途徑。我堅信只有透過真實的心靈交流,才可喚醒世人對動物,乃至對自然環境的關注。

 

電影城外的生態發現——淺談動物園的教育價值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斑姬地鳩(攝於尤德觀鳥園,香港公園)

 

然而,在環保,動保力量逐漸甦醒的現代,動物園似乎遭受一面倒批評。而現實條件限制下,動物園的資料牌不足,導賞團亦欠奉,的確難以突顯其教育功能,這令人深感無奈。

 

時移世易,動物園的角色已逐漸改變。我認為已不能純粹用「動物監獄」來形容它,反而,應利用這種途徑,作更深層次推想:牠們的原產地,究竟出現甚麼問題?為何牠們數量會銳減,甚至需要依靠「監獄」來避免族群滅絕?

 

此刻,我只望動物園的教育功能,日後可繼續強化下去。

 

 

「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」博客內的全部文章,除標明「轉載」外者均為原創。

 歡迎引用,轉載請保留本博客名稱及鏈結:http://probophilic.blog.163.com/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