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澤森

往澳門走一趟——參觀不為人注意的地方 [海澤森]

 

2015年2月,我獨自往澳門走一趟。

 

一個毗鄰香港的城市,一個富殖民地色彩的地方,澳門固然有其迷人之處。歷史古蹟,地道美食,賽車賽馬等,在澳門也同樣知名。

往澳門走一趟——參觀不為人注意的地方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於澳門著名景點:大三巴牌坊拍照

 

但它最教人津津樂道的,莫過於博彩娛樂事業。無論身處何方,也不難發現五花八門的娛樂場所。難得吸引遊客慕名而來了!

 

往澳門走一趟——參觀不為人注意的地方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澳門的博彩娛樂事業相當興旺,娛樂場所俯拾皆是

 

 

但我此行主要目的,卻是遊客不太注意的地方。

 

二龍喉公園

 

經過一條山徑直路後,我到達二龍喉公園的入口。

 

所謂「二龍喉」,是指山泉上兩個噴水石雕。據說園內曾有一個「嫉妒之泉」,泉水經噴水石雕口中流出。如今山泉經已枯竭,只剩下石雕作為擺設。

往澳門走一趟——參觀不為人注意的地方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在公園地圖旁拍照

往澳門走一趟——參觀不為人注意的地方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二龍喉公園保留石雕擺設

 

有旅遊書指出,二龍喉公園是「澳門唯一的動物園」。而事實上,澳門自1999年主權移交中國後,位於澳門對面岸的氹仔,亦將石排灣郊野公園,提昇為一間大型動物園,飼養著不少珍禽異獸。

 

二龍喉公園與香港的動植物公園頗相似。它保留了不少古蹟,也保存茂密的樹林。只要運氣良好,甚至可見雀鳥及松鼠蹤影。例如今次之行,我竟發現不太常見的藍磯鶇(Turdus hortulorum),兩者距離更是兩步之隔,實屬幸運。

 

往澳門走一趟——參觀不為人注意的地方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二龍喉公園不乏歷史古蹟,例如這個「松山軍用隧道」入口

往澳門走一趟——參觀不為人注意的地方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偶遇不太常見的灰背鶇 

 

全球最短航程的纜車

 

該公園還擁有一個「世界紀錄」:松山纜車,傳聞中全球航程最短的纜車。

 

這纜車於1997年落成啟用,連接東望洋山頸及山腳的正門附近。單程時間非常短暫,只需1分20秒便完成,沿途可鳥瞰整個公園。

 

本來也有意乘搭一次,適逢維修當中,無緣感受一番,有點可惜。

往澳門走一趟——參觀不為人注意的地方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於松山纜車入口拍照

往澳門走一趟——參觀不為人注意的地方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松山纜車暫停服務

 

動物園設計

 

在飼養動物方面,籠舍設計較為簡陋,位置較為分散,而飼養品種也較香港的動物園少。畢竟公園面積有限,無法容納更多動物棲息。

 

園內的介紹牌亦不太顯眼。例如在唯一的鳥籠內,我看到若干鳥種。當中一種數量頗多,儘管場內沒有說明,但我對牠並不陌生,因為九龍公園也有相關展品:尼柯巴鳩(Caloenas nicobraica),一種原產東南亞的大型鳩鴿。

 

往澳門走一趟——參觀不為人注意的地方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園內唯一的鳥籠

往澳門走一趟——參觀不為人注意的地方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尼柯巴鳩

往澳門走一趟——參觀不為人注意的地方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位於九龍公園的介紹牌,右邊寫有「尼柯尼鳩」的資料

 

既然2016年是猴年,當然不容錯過園內的靈長類。可惜現場只見維修中的若干籠舍,相信那是飼養靈長類的地方。也許待維修完成後,公園可望有一番新景象吧!

 

往澳門走一趟——參觀不為人注意的地方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維修中的籠舍 

 

後記

 

認識二龍喉公園,其實可順道認識香港歷史,以及看到香港的動物園演變。

 

二龍喉公園又名「何東花園」,因為香港富商兼慈善家:何東爵士曾購入公園,再轉贈給當地政府。位於香港,具中西建築特色的「何東花園」(同名異地),就是與他有直接關連的大宅。

往澳門走一趟——參觀不為人注意的地方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何東爵士生前照片(照片來源:維基百科中文版)

往澳門走一趟——參觀不為人注意的地方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何東花園遠景(照片來源:維基百科中文版)

 

香港海洋公園的前身,名為「巴黎農場」,同樣是富商何鴻燊親屬的產物。何鴻燊亦是何東爵士的侄孫。

 

由於何東家族聲名顯赫,對兩地均有深遠影響,參觀二龍喉公園時,其實可藉此翻查他們的歷史貢獻。另一方面,儘量「巴黎農場」現已拆卸,我們亦可從遊覽當中,窺探一下「巴黎農場」往昔的飼養品種,和經營模式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