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澤森

拜會兩位「鵰兄」——塔賓保護區觀鳥樂 [海澤森]

 

 

拜會兩位「鵰兄」——塔賓保護區觀鳥樂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小鷹鵰,又名華氏鷹鵰

 

前言

 

小鷹鵰,凝神張望。

 

密林一角,數隻松鼠互相嬉戲,樂不思蜀。小鷹鵰眼見美食當前,早已垂涎三尺,誓要生擒以暖腸胃。

拜會兩位「鵰兄」——塔賓保護區觀鳥樂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松鼠深知不妙,立即閃避小鷹鵰的追捕

拜會兩位「鵰兄」——塔賓保護區觀鳥樂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屢試不爽後,只能垂頭喪氣離開

 

肉搏戰開始了。松鼠察覺危險,以驚人速度閃避,小鷹鵰自知撲了空,便立即返回樹頂,養精速銳再接再厲。雙方各不相讓,對峙足足半句鐘。

 

最後松鼠還是成功逃脫,更發出像嘲笑般的「吱吱」聲。小鷹鵰屢試不爽,也只能垂頭喪氣,隨即沒入樹叢之內。

 

這場富戲劇性的情景,就在塔賓森林保護區發生,地點在我們入住的River Lodge附近,實屬難得。除了讓我們眾人大開眼界外,同時明白「適者生存」這種森林法則。

拜會兩位「鵰兄」——塔賓保護區觀鳥樂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於River Lodge旁拍照

 

華萊士先生

 

婆羅洲是著名的觀鳥天堂。單是猛禽類,記錄已有47種(還未包括貓頭鷹這類「夜猛禽」在內)。牠們日以繼夜,以控制動物數目為己任,可謂任重而道遠矣。

 

小鷹鵰,就是此行有幸遇見的猛禽。牠亦有「氏鷹鵰」之名。「華氏」者,華萊士先生(Alfred Russel Wallace)也,他是小鷹鵰的最先命名者。

 

拜會兩位「鵰兄」——塔賓保護區觀鳥樂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著名博物學家華萊士先生的遺照(照片來源:「維基百科」英文版)

拜會兩位「鵰兄」——塔賓保護區觀鳥樂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《馬來群島自然考察記》2003年繁體版

 

提及這位先生,也不得不提其著作:《馬來群島自然考察記》(The Malay Archeipelago)。這本膾炙人口的作品,深入淺出介紹東南亞的地理生態,婆羅洲亦有著筆。如今我已身處婆羅洲,大概可體會到,這位大師當年的振奮心情吧?!

 

另一位「鵰兄」

 

拜會兩位「鵰兄」——塔賓保護區觀鳥樂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伏在樹上的蛇鵰 

 

蛇鵰,呼天叫地。

 

萬里無雲,蛇鵰早已伏在樹頂,耐心等候。牠知道,美味可口的蛇和蜥蜴,嚮往這段曬太陽的時刻,只要努力搜索,必可滿足口腹之慾。

 

拜會兩位「鵰兄」——塔賓保護區觀鳥樂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正在曬太陽的石龍子,牠也是蛇鵰的點心之一

除了小鷹鵰外,今次婆羅洲之旅,我亦發現另一位「鵰兄」:蛇鵰的蹤影。相比於前者,蛇鵰反而更為常見,幾乎每天都有出沒記錄。

 

蛇鵰,台灣另有「大冠鵰」之名。所謂「大冠」,是指牠頭上黑白相間的冠羽。蛇鵰是初學者最先學辨認的猛禽之一,牠不單有著顯眼的頭部特徵,在緩慢地盤旋飛行時,還會不停嘯叫,老遠都可聽見,這鮮見於其他猛禽。

 

拜會兩位「鵰兄」——塔賓保護區觀鳥樂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在香港,嘉道理農場也有飼養蛇鵰(攝於2016年1月)

拜會兩位「鵰兄」——塔賓保護區觀鳥樂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可見蛇鵰「Shum」頭上黑白相間的冠羽(攝於2015年7月)

 

在香港,只要碰上良好天氣,也有機會遇見蛇鵰。如想一睹其真貎,大可前往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參觀。永久傷殘的蛇鵰「Shum」,便一直生活於園內的「猛禽之家」,並擔當農場內的教育大使。

 

在婆羅洲,不同蛇鵰個體,叫聲也有少許差異,如帶有不同口音似的。這在塔賓的數次相遇中已分辨出來。其叫聲,類似英語中「klip klee」重複音節,加插某些單音,聲音高低則視乎個體而定。

 

後記

 

猛禽,作為食物鏈頂層的鳥種,數量自然較其他鳥種少,如要在野外遇見,也得講求緣份。

 

如今身處塔賓森林保護區,我們竟可拜會兩位「鵰兄」,運氣已算是不錯了!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