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澤森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

 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攝於塔賓River Lodge附近

 

前言

 

曾有觀鳥界的友人建議,如要享受觀鳥的樂趣,最佳時段是上午六時至八時,因為正是雀鳥出外覓食之時。

 

故此,在逗留塔賓的日子,每天我都會準時五點起床,五點半與團友會合,為「清晨觀鳥活動」作好準備。

 

然而,我沒有鬧鐘在身,當地亦沒提供報時服務,究竟我是如何準時起床呢?原來在該保護區內,有一個準碓無誤的「自然鈴聲」……

 

自然鈴聲的來源

 

「自然鈴聲」的位置,位於River Lodge旁的樹林一帶。

 

我們徒步搜索鳥蹤,除了猛禽,犀鳥外,也發現不少特色的雀鳥。例如有「樹林醫生」之稱的啄木鳥,就是我少數能成功拍攝的鳥種!

 

對我來說,「啄木鳥」三個字,只是童話書中聽過的角色,卻從未見過真身,如今不單有所發現,還分別見到兩個不同品種,感覺非常難得!

 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灰黃啄木鳥正在啄食毛蟲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栗啄木鳥正在建巢

 

我們繞過較茂密的樹林區,路旁大樹突然受猛力搖動,我們立即抬頭仰望,終於見到鈴聲的來源:活躍好動的灰長臂猿,婆羅洲特有的靈長類。

 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灰長臂猿,婆羅洲特有物種

 

「雜技家」與「播種者」

 

長臂猿,是動物園相當受歡迎的角色。我對牠們的認識,也是始於動物園裡。

 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海澤森攝於香港動植物公園,背景是長臂猿籠舍

 

香港動植物公園,分別飼養兩種長臂猿:「紅頰黑猿」和「合趾猿」(又名「大長臂猿」);在廣州的長隆野生動物園,還飼養一種「銀白長臂猿」。牠們不論在體型上,體色上都各有差異。

 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進食中的紅頰黑猿(攝於香港動植物公園)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昏昏欲睡的合趾猿(攝於香港動植物公園)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歇息中的銀白長臂猿(攝於長隆野生動物園)

 

在婆羅洲,這種灰長臂猿,卻是近年被科學界區別,成為獨有物種。牠也是我迄今為止,親眼所見的第四種長臂猿。

 

牠們是一流的雜技家。藉著「躍臂運動」,快速穿梭於樹林之間,甚至有躍身捕捉飛鳥的傳聞!牠們亦是重要的傳種者。與當地的犀鳥一樣,以採食果實(尤其是榕屬植物)為主,為恢復森林生境帶來貢獻。

 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灰長臂猿是一流的雜技家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藉著「躍臂運動」,灰長臂猿能快速穿梭於樹林之間

 

中國文化中的長臂猿

 

「牠們再次嚎叫了!」儘管樹葉遮蔽了牠們的表情,卻無法阻擋其高頻率,具震撼性的嚎叫,也讓我憶起「兩岸猿聲啼不絕」這句,彷彿體會到「詩仙」李白的心情。

 

中國文化不乏對長臂猿的描述,這在詩詞歌賦,以及一些古畫中呈現出來。自問才疏學淺,除了「詩仙」李白外,我只聽過「詩聖」杜甫的「風急天高猿嘯哀」一句。兩者所指的「猿」,其實就是長臂猿!

 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代古畫中的長臂猿,畫家為易元吉(圖片來源:「維基百科」英文版)

 

而這些著作的背後,還隱約帶出一個訊息:長臂猿在中國,過去的分布可能更為廣闊,就連著名的詩人也可觀賞,借題發揮留下千古絕唱!

 

後記

 

可能有人認為,這種「自然鈴聲」,猶如「鬼哭神嚎」,令人卻步,我倒認為這是「天籟之音」,是自然界對我們的歡迎詞!

 

只是這種鈴聲,隨時有終止的可能!

 

人類不斷破壞及消耗森林,還活捉長臂猿作非法貿易,令牠們數量銳減。從嘉道理農場的研究得知,全世界最罕有的靈長類:海南長臂猿,現存更只有13隻!這反映一個現實:長臂猿的生死存亡,就在我們一念之間!

 

兩岸猿聲啼不絕——靜聽塔賓的「自然鈴聲」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在嘉道理農場的介紹板中,有海南長臂猿的照片 

 

今次旅程,單是長臂猿的出現,已令我感觸良多!究竟我們可做點甚麼,才令這種「自然鈴聲」可持續下去呢?

评论